京圈格格傍大鳄玩转资本,背后一堆神秘人…

掮客,指替人介绍买卖赚取佣金的人,而在耳目混杂的名利场,他们往往会隐匿在某种身份之下,是各方势力连接点的人脉王

掮客们被鼓吹的那项“绝技”,其实只是吹嘘出来的“表”,真正让名流们登门拜访、厚礼相待的是他们背后庞杂的关系网。

京圈格格傍大鳄玩转资本,背后一堆神秘人...

Candy曾和两位鼎鼎大名的掮客打过交道,一位是上至官家下到娱乐圈都信奉的伪佛学大师张先生,另一位是传言中靠厨艺跨阶级第一人、以媲美国宴大厨的烹饪水准结交到各界大佬的苏演员。

走近一看,哪有本事,皆是生意。

京圈格格傍大鳄玩转资本,背后一堆神秘人...

伪佛学大师张先生因诈骗落网的新闻曝出时,网上一片痛快叫好声,庆贺江湖术士终于被抓,媒体又接连曝出曾和张先生交往甚密的达官显贵。

某司的落马官、坐拥商业帝国的胡老板、在证券界初生牛犊平淌的女星、知名影帝天后,在合照中都和张先生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国际级女星还下跪奉茶敬他为干爹……

围观群众看完后纷纷感叹“娱乐圈的人果然没文化太愚昧,他们的钱是真好骗。”

事实并非如此,张先生的那点把戏,自然唬不到贵圈中的人精们,就连他自己也是不信的。只是用这个假把式装点门面,需要借他搭人脉办事的客人们以此为名头见上他一面,张先生是客人攀附权贵的连接点。

只不过大家尽责演戏,对着他一开始的长串开场白都佯装耐心倾听,听他尽情抒发自己对世界的感悟后表现出一副顿悟的样子,再谈正事说出自己此行目的,接着奉上“金银财宝”美其名曰为“寺庙修缮费”。

Candy在跟着老总做董秘时曾目睹过这位张大师的真容,时隔五年再回忆起,她仍忍不住发笑,那位张先生真是天生做戏精的料。

在张先生的履历包装中,他自称10岁离家,冥冥之中感觉到佛祖的力量在昭引他,遂只身一人入深山老林修行,谁知某日被野熊追赶,不慎跌入一个奇妙的洞中,一觉醒来已是三天之后,迷糊中他听到一个遥远的声音说“你已开天眼,兼济天下的大任便交托与你了……”

Candy在车上看完张先生的这段奇遇,和老板吐槽他可以改名为“张抄抄”,从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中东拼西凑出自己的人生,十岁之前是郭靖,之后是张无忌。

张先生从来不住在寺庙中,他在当地县政府旁给自己盖了一座挂着“张府”牌匾的五层小洋楼,“张府”二字上方有两条五爪金龙,门口竖着一座2米高的睁眼关公像。

俗话说“普萨闭眼不救世,关公睁眼不杀人”,一个研究佛学之人将如此有煞气的睁眼关公像矗在大门,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这门佛学是噱头。

Candy老板此行的目的是通过张先生搭上京圈儿大佬蒋老板,蒋老板是中心影视圈的元老,Candy公司的演员们若能在蒋老板那些老伙计们的电影中露个脸,哪怕是部部配角,也绝对不愁影视资源。

而这单给出张忽悠的“诚意费”,是一副潘天寿先生的《黄山虬松图》,市值七位数。

张忽悠随着这些年名气的大涨,收的东西也越来越“内敛”,从收现金到支票金银条再到古董字画,张先生家中的五楼专门用来摆放送来的古玩,都够得上一个小型文化博物馆的藏级了。

Candy和老板被引入正厅,张先生一副为人解惑的长者姿态,Candy老板像模像样地说了几件自己最近的不顺事,什么股票基金全赔、腰疼肾疼胸口总有郁结之气、孩子在国外飙车险些撞车。

老板说完后,张先生闭上眼掐指一算,再睁眼时胸有成竹地说“我刚才驭祥云去你家看了一圈,你们家一楼客厅正中央摆着地那个音响,赶紧扔掉,挡你的运势了。”

Candy老板大惊,高呼张先生算的准,神情已经由刚进来的漫不经心变为深信不疑,张先生邀请他上五楼单独点化,顺便带上那幅潘老大作。

一小时后,Candy老板春风满面的下来,手中空空,看来是已经将字画留在那个“小型博物馆”了。

一行人出了“张府”走远后,Candy老板突然对着空气大骂“傻*”,气愤地说“这傻*就是玩个概率学,说的都是屁话,谁家没个音响?音响不是在客厅?客厅不是在正中央?我这把年纪住的肯定是老早买的别墅,不是现在小子们要的大平层,说‘一楼正中央有音响’就跟‘我说他活不到一百岁’一样,都是命中率百分之九十的废话。”

Candy扑哧一笑,混名利场的,免不了要难得糊涂一下。

第二天晚上,估摸着张忽悠那边已经找人验完了真假,小喽啰联系了Candy,说蒋老板下个月会来张先生府上“禅悟”,你们到时可过来一起交流心得,佛渡有缘人。

当然,更渡有钱人,Candy在心里默默加了一句。

京圈格格傍大鳄玩转资本,背后一堆神秘人...

大家可能会好奇,如果张忽悠真如Candy对他的不齿般无能,那他凭什么能结交到权贵并形成自己的人脉网,那些有钱人仅靠自己都结交不了的更高级人士,他一个大骗子怎么能获取大佬们的垂青?

曾经Candy也百思不得其解,直到她在参加一个富二代的局中遇到了“张忽悠第二”,才恍然大悟张先生的成名之路。

核心就是“费尽力气地冲破社交天花板,在所触范围内独舔一人,舔到最优的那个,用他来装B。”

当天Candy在的局里,主座是当地首富的独子,副陪坐着一个自称是“风水大师”的大长脸,大长脸说自己对房屋风水研究许久,接着说了几件自己帮着点化的事。

诸如他哥们的舅爷是某县县长,丈夫事业前途光明可就是夫妻两口子总打架,大长脸去到家里一看,说这家红色的东西太多,夫妻房也是西北朝向的,当即让夫妻扔了红木家具搬了房间,结果俩人当晚重回热恋激情,夜生活十分和谐,自此琴瑟和鸣。

Candy快速总结出了大长脸的论点:帮牛逼的人解决了生活中唯一的烦心事。

听着大长脸的海侃,Candy不禁感叹把故事讲好果真是一种可变现的能力,而讲好故事的核心也不是可信,是有趣。

“编故事”是一种不同于溜须拍马的高阶提供情绪价值的方式,在起承转合中让对方获得舒畅体验,虽然对方是抱着类似于看杂耍的高姿态,但总归是开心的娱乐消遣。

果然,首富独子次日的局依然叫了大长脸,大长脸凭借着他一个个风水衍生小故事或段子在首富独子旁边站稳了脚跟,也成功将“当地首富家都信的”这一个人标签概念打了出去。

来找他看风水的有钱人越来越多,有的信,当然更多人是将信将疑,不过这不重要,他看风水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装B造势运营个人品牌的行进方式。

经常以“我曾给哪位明星家看过风水”开头,顺便把从网站爆料看到的八卦稍微润色下加工。

言之凿凿地说“京圈格格根本不是顶流的小女友,而是大眼肤白女星,肤白女星的老公是落马贪官的司机,他侵吞了贪官在海外的财产,所以有钱又有关系,哎,我当时给她看风水就觉得她老公不是善茬,”结尾时再语气坚定地强调“绝逼是,你信我”。

Candy一直为什么有人会相信这么扯的事,这位司机若真有这个本事,就说明他已算贪官亲信而不只是一个司机,那贪官进去他自然不可能免于追责;若不是亲信又怎么能吞财产,当人家亲戚都是吃素的?

不过大长脸这些夹杂在看风水时的“干货”显然也糊弄到了一些人,有人觉得他有人脉,毕竟他的“好友圈”确实有那位独子存在,而且概率这事,多少也能碰准几次,被他说准了的寥寥几人便替他宣传口碑。

可这事毕竟不那么科学,所以当事人也会在叙述中不自觉地帮他润色甚至神化,把他吹的神乎其神以显得自己不那么蠢,如此一来,大长脸的“风水学”越来越出圈且可信。

口口相传,大长脸的客人从土老板、N线明星发展到上身家的老总和三线明星,他将有钱的商人和有曝光的明星联系起来搞投资,一个出钱一个用名,“风水师”看风水准不准已不那么重要,他已经成了个攒局的人。

大长脸的“假本事”一直没被点破,反而因着这份噱头给他的“真利益”打上了保护伞,不合理的钱财来往都可以掩盖过去,毕竟风水师的客单价可以有很大浮动空间。

京圈格格傍大鳄玩转资本,背后一堆神秘人...

和上面两位搞偏门的娱乐圈边缘人士不同,苏演员这位曾在娱乐圈沉浮过的老牌明星还是更正统一些。

苏演员有着圈内隐形富豪之称,虽然从没大火过,但是在北京房价低的那些年热衷买楼,喜爱收藏名家大作,来往的都是高于娱乐圈的资本大佬们。

传言中他的臊子面做的一绝,绝到某位家乡是陕西的老板用一百三十多万的古提琴换他一碗臊子面。

这事确实是真的,只不过传言省略了关键的中间一环,老板相送名画,不是为了那碗臊子面,而是要通过他认识一个搞收藏的红二代,打算用红的关系走个方便。

苏演员叫来红二的由头也很简单:今天我做了臊子面,来我这吃面啊。

一碗面,一份情,一单生意,水到渠成。

不过,苏演员可并不是对所有人都以礼相待的,笑面虎也总不时地露出獠牙咬人。除了掮客外,苏演员还有另一重更具分量的身份,而这,才是他玩转各圈的立足根本。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1365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