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小品之王陈佩斯 我说滚你就得滚

也许我已经不记得上一次看到他是什么时候了。

也许他已经在文艺的舞台上消失得太久太久了。

但只要一提起陈佩斯这个名字,记忆,又瞬间把我们带回到了从前。

上了年纪的都知道,在陈佩斯和朱时茂的时代,本山大叔也得靠边站。

就算是小品之王陈佩斯 我说滚你就得滚

陈佩斯66了,他说,自己在话剧舞台的主角位置,也让给了了自己的儿子陈大愚。就像20年前,他的父亲陈强做的一样。

就算是小品之王陈佩斯 我说滚你就得滚

记得有一段采访里,陈大愚调侃说:我比我爸这个年纪的时候强多了。

就算是小品之王陈佩斯 我说滚你就得滚

老头子看着傻儿子,傻笑了。

我看了这段采访。呵呵了。

年轻人,你知道你爹当年多牛逼么?

那些不知道陈佩斯牛逼的人,一方面是因为太年轻,一方面,是因为某些不可描述的原因,再一方面,是老头子太低调了,他从来不会炫耀自己在小品上的功绩。

那些装逼的人,却往往喜欢说自己牛逼,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当年牛逼。其实,我们都知道他是在刷存在感,就像电视里那个猥琐的看大门的忠勇伯。

真正牛逼的人,都不会说自己有多牛逼。因为如果你真的牛,别人会帮你说。就像金老小说里武当派的张三丰。

无疑,陈佩斯就是后者。

在他儿子如今这个年纪的时候,陈佩斯和朱时茂,几乎就是赤手空拳,在中国小品界,打下了万里江山。千古无人,后无来者。

就算是小品之王陈佩斯 我说滚你就得滚

让我们把时光拉回到1998,那年的春晚,赵本山、高秀敏、范伟这组在未来大放异彩的铁三角组合初登舞台……

也就是这一次春晚,有着这样一段已经逐渐被遗忘的插曲

陈佩斯也找到了喜剧的真正内核——悲剧

他在不断的反思中,让自己炉火纯青的喜剧天赋,进一步升华。

然后我们看到了,那部了不起的作品——《托儿》

就算是小品之王陈佩斯 我说滚你就得滚

《托儿》首场上座率达到95%,在50多个城市演了120场。接着是《亲戚朋友好算账》,一年内演出近60场,观众80000人。

从另一个角度看,陈佩斯,一生没有获得过任何拿得出的奖项,他没有什么金鸡奖百花奖,也没有像某冰冰那样拿什么“国家精神奖”

就算是小品之王陈佩斯 我说滚你就得滚

可我们依然会称呼他为一个艺术家。

1998年至今,他已经在那个舞台上消失了整整20年。可只要提起中国的小品,大家都会想起他。没有谁敢说,我的作品超越了陈佩斯。甚至比肩,都谈不上。这就叫做——哥离开了江湖,而江湖上,依旧是哥的传说。

就算是小品之王陈佩斯 我说滚你就得滚

他的倔强与傲气,始终没有被岁月抹去

“喜剧上没有对手,我很寂寞。”

他也不得不接受自己老去

就算是小品之王陈佩斯 我说滚你就得滚

“到了这个年纪,怎么有点气力不足了。”老爷子不服老,可还是慢慢磨不过岁月。

我们喜欢他的低调。即使一身桀骜,但他始终穿着老式的黑色布鞋,一言一行,都不改一如既往的硬气:

什么成人世界的游戏规则,我就是要说No!

就算是小品之王陈佩斯 我说滚你就得滚

他是我见过的,贵圈最硬气的男人。软硬不吃,从不折腰。

这才是国家精神,这才是人民的艺术家!

有人问他“人多少岁开始要知道认怂?”他的回答是:一辈子都别想!

依稀记得另一端采访,镜头前,胡子花白他,翘着二郎腿,依然是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

就算是小品之王陈佩斯 我说滚你就得滚

记者问他关于央视,他怒怼之

 那里工作的都是爷,谁也惹不起!

记者问他关于评奖制度的黑暗,他依旧他怒怼之

我是一个非常干净的人,我没拿这些奖。我从心里头对它非常地厌恶!

记者问他关于当下的社会环境,他更是掷地有声

社会已经烂了几十年,还要把余生烂下去?

记者问他关于强权,他横眉冷对

如果我接受强权,那我的后代一定会为我感到丢脸!

记者问他关于“反抗”的意义何在,这个白了胡子,神情落寞的老人眼神中似乎重新燃起了火焰:

“必须要有人说,否则五十年后、一百年后,后人看我们今天祖先是这么生存的,他们会愤怒。

你问我什么是爷们?这就是爷们!

那么,陈佩斯滚出春晚以后,到底“便宜”了谁?

我把时间线往回拨了十几年

就算是小品之王陈佩斯 我说滚你就得滚

陈朱组合前脚被春晚扫地出门,赵本山后脚就携手宋丹丹、崔永元,带着他们的大作《昨天,今天,明天》在春晚舞台大获成功。往后十二年,本山大叔成了全国人民的本山大叔。虽然从心底里,我不喜欢二人转。我始终觉得,赵本山玩的,只是东北人的二人转,陈佩斯玩的,是全国人民的小品。

春晚生涯让赵本上名利双收,巅峰的时候甚至几乎其实就成了东北一霸。连他的小根班小沈阳们,都一起在春晚的荣光下名誉财富双丰收。

就算是小品之王陈佩斯 我说滚你就得滚

而这个时候的陈佩斯,则沉下心投身于话剧创作,他的精品话剧《托儿》演出120场,场场爆满。在话剧的舞台上,没有上司领导随便枪毙陈佩斯说的创意,他可以放手去追求他心目中的真正的艺术,那种最纯粹,最质朴的表演艺术。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春晚从来都不是一个只讲艺术的地方。连圆润的本山大叔,也不能幸免。

记得有一个采访,赵本山谈到春晚时,说道:

“我们长时间以来,办这个晚会给13亿人带来快乐,就这几个经营快乐的人他不快乐……一堆不懂的人,提出了一堆不懂的意见……”

本山大叔和春晚的蜜月持续了十年多,终止在了2013年春晚的前夕。据说,,按照计划,赵本山和倪萍,带着赵家班,一起在春晚上演个小品,名字叫《中奖了》。但是春晚开始前十来天,春晚单方面宣布

赵本山在积极备战蛇年春晚的过程中,始终觉得作品未能达到自己的心理预期。经过慎重考虑,他决定放弃登上蛇年春晚的机会。后来《中奖了》改在辽宁卫视春晚演出,大家发现小品中含有“洗浴中心”的故事。

洗浴中心么,大家都懂的。我也就不说太细了。

后来的春晚,曾经差一点属于郭德纲。不过个性中的桀骜,以及和传统相声界的不相容,也终于让德云社和央视渐行渐远。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沈腾逐渐成了中国新的“喜剧之王”,不管是在春晚的大舞台上,还是在大银幕上。

其实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陈佩斯再也不可能回到春晚的舞台上了。但这依然不妨碍我们以自己的方式想念他,欣赏他,记住他。时代是不断奔流向前的,当然,也是向钱的。春晚的水有多深?是你我做梦也想不明白的。也不用我们明白。毕竟,一年一度,大家不就图个乐么?管他舞台上的是谁呢?电视机就在那开着,不管你看好,不看也好,都是个收视率的事。因为我们没得选择。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打开手机,翻翻微信,看看我的文章。我是个很勤快的人,明天晚上依然会坚持写东西给你看的。

只要你喜欢。

当然,之前坊间也有传闻,说陈佩斯在某年的春晚,极有可能和朱时茂一同回归,甚至有网友都想好了他们合作的小品的名字…

不过,事实证明,这必须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

陈佩斯已经滚出春晚十几年了。我们也都在社会上摸打滚爬这么多年了。你得罪了上司和上司背后的集体,你还想回来?你觉得可能么?为你喝彩的观众越是多,要你回来的呼声越是响亮,那一小撮人就越是害怕?为什么他们害怕?因为他们害怕,陈真的回归了,成功了,那不就是证明当初他们让陈滚出去的选择是错误的了么?这是一个上位者所万万不能接受的痛楚。不是么?

所以,阿娇都嫁人了,我们还是别太天真了。

就算是小品之王陈佩斯 我说滚你就得滚

如今,我们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陈佩斯,也到了当年陈强老爷子的那个年轻。我却依稀还记得,某次采访陈佩斯的时候,他最后说——

我最大的乐趣仍是上山种树。我的梦想是营造万亩森林,打造一个绿色天然氧吧,让北京的空气变得洁净

这是我的偶像,一个纯粹的小品人,一个人民的艺术家,最真,最纯的信仰。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1365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