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放不过自己的人 就是你自己

01

一句向自己而说的“对不起”

燠热的天气下,晚餐后的徒步仍持续进行。正走着,手机收来一条消息,来自一位多年前认识的读者:在吗?有件事想和你说说。感觉到对方急于倾吐的需求,便回应了。

不想,对方说到的一件往事,在我脑海中已经处于完全“失忆”状态了。而他却牢牢将那事记了十几年,心上一直对我感到歉疚,认为非常对不起我,觉得缺了我一个“对不起”。

这使我有些讶异,在劝他宽心让他不必介怀的同时,我也非常清楚地意识到,看似他在和我对话,说着“对不起”,其实他想要对话的,是当年的自己。

那个放不过自己的人 就是你自己

他所不能原谅的,也是当年的自己。

通过和根本不在意、从未计较过他的“我”说上一句“对不起”,他才原谅、放下了往日的自己。

那个放不过自己的人 就是你自己

这样的一段插曲,也让我开始审视自己人生中是否含有这般“不肯放过自己”的细节和剧情。当然,只要仔细想想,怕是总能找到许多的。

那个放不过自己的人 就是你自己

02

听懂小我的内在言语

孩子的姑姑在杭州,平时素少往来,唯与婆婆相关的事上才有可能通电话或见面,但过年过节时常家人相聚,少不了经常有所交集。

她是个出手大方的人,但凡回昌,都会给我们一家三口带礼物,人也挺善良,对家人时常有诸多照顾。

只是,可能缘于年岁较长于我和先生,对待我和先生说话的口气,常像对待小字辈和孩子,让我感觉她对我们缺乏应有的尊重。

我因此对她颇有微词,偶尔向先生诉说,他不太理解,觉得是我太小鸡肚肠了。我感觉到先生不喜欢有人数说他姐姐的不好之处,也就常常话到一半就给吞回肚子里。

那个放不过自己的人 就是你自己

直到终于有一天,她对我说话毫不客气,惹怒了我。

我终于没能忍住正式回应了,把一份放在心里几年的不平衡与不平等好好地发泄了一下,顿觉心里好一个畅快。

但孩子的姑姑听闻我的“指控”,却感到有些莫名,辩解说,她只是因为感觉我像自己家人一样亲切,才会对我说话如此随便。

看她的惊讶表情,我也感觉她从未意识到她的随意和了无界限感曾带给我的影响。

当她再三解释她没有丝毫不尊重我的意思,我也消了气。几年的疙瘩,终于在一瞬间就化为内心的和平。

那个放不过自己的人 就是你自己

事后,我也想到姑子幸好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因此我的情绪和感受能被看见,甚至还能得到较为积极良好的回馈,这实属幸事。

但如果我所遇的就是一个“小人”,一辈子都不能善待于我,我就因此就纠结于心、仇视她一生么?

而这样,真正不舒服的人又会是谁呢?

看起来,我所计较的是姑子对我的不尊重,但其实我内心的语言是样的:

别人对我尊重与否取决于他的言行,而我内心也不相信自己能完全抛却外在的认同来珍爱自己。

那个放不过自己的人 就是你自己

之所以我希望自己能被他人所珍爱,是因为内心中我还不能全然地珍爱自己。

捋清了这份因果关系后,但凡在人际关系里出现内心堵得慌的时候,我也学习到了首先去看自己的内在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个放不过自己的人 就是你自己

那个放不过自己的人 就是你自己

03

与自己的关系,决定着我们与世界的关系

我内心中还有一个小我,还无法完全地和自己和解,因此多多少少还是一个有烦有忧的平凡人。

但也无妨,我也在其中练习妥善处理我和自己的关系,一遍,又一遍地。

只有那种达致“完整自爱”的人,才会完全从内心中接纳自己所有的阴暗面,并通过全然的接受抵达了无我——融化小我的境界。

这样的人,才能做到外界无论何事何人何物触碰他时,他都能平静淡然,不忧不烦。

那个放不过自己的人 就是你自己

然而我们都是客居世间的旅人,都有一个看似十分顽固不化、坚固无比的小我。这个小我让我们因遇到同好而喜泣,让我们因遇到“同仇”而敌忾。

那个放不过自己的人 就是你自己

同时,它还让我们要求许多:想要获得他人的称赞和赞美,想要被爱和去爱,想要证明自己的价值,想要活得精彩,想要有钱有地位,甚至想要许许多多就连神仙恐怕也给不出的东西。

有了这个小我,我们很难放得过自己。

没有得到认可,我们会很失落;

没有有效的行动和有效的获得,我们会感到很空虚;

没有了存在的价值感,我们痛不欲生;

没有人来爱我们,我们感觉不到充分的满足;

……

一切,我们都渴望仰赖外界给予时,我们成了被动喂养的婴儿。

那个放不过自己的人 就是你自己

好像一个指挥棒牵着的提线木偶在无形中指挥着我们一样,我们说话、做事、努力微笑、拼命奋斗,让自己看起来显得很好的样子。

但是如果我们的内心时刻有一个声音在说:

你不行、你做得不够好、你太逊了、你又说错话做错事了、你太得涩了、你很差劲所以才有人会鄙视你、你超级无聊、你笨、你糟蹋了别人的好心……

过分地沉浸于小我的爱恨情仇之观感时,我们无法全然地与自己真正地和谐相处。

那个放不过自己的人 就是你自己

而我们对一切生气、对外在的人事物感到愤怒,是一种防御:

只有这样我们才不用真的把矛头对准自己——我们乐于把指责之剑指向外界。

这样我们才好寻找到自己呼吸的空间,让自己不用被自己的内疚和各种脆弱所打败。

那个放不过自己的人 就是你自己

04

那些放过自己的人,总是对自己最宽容的人

在小我如此强大的情形之下,我们可以表达愤怒吗?我们可以哀伤吗?我们可以攻击别人吗?

真正超越了自我的人会懂得,最大的允许,通往最广阔的快乐。

虽然小我是那个不善待我们自己的内在角色,但是,我们仍可以鼓励它、允许它表现自己:

通过允许,我们与它同在之时,也就意味着我们在迈进自我珍爱之门:我们当然可以尽情地说出我们的感受,表达我们所需要的精神养分。

那些放过自己的人,总是对自己最宽容的人。

而对自己的最宽容的人,也因此能对世界和他人万分宽容。

所以,不必害怕情绪的到来,当我们还有愤怒和各种需求之时,意味着小我在邀请我们看到它,与它对抗的方式就是不肯自我谅解;

与它和解的方式就是允许它有适当途径表现自己。

那些能和自己好好相处的人,能真正看见他的内心世界,时常能明确知道:“我到底怎么了”:他懂得安抚、支持、鼓励到自己。

那个放不过自己的人 就是你自己

他还懂得适度、安全地表达自己的情绪,不会白白错失情绪到来时给自己的教育机会——

当他感到被人越界之时,他清晰有力地指出对方的侵犯;他也能允许自己体会到深刻的悲伤,而不会让自己一直对抗悲伤……

当他痛楚之时,他真实地体会那痛楚……

情绪永远不是错误,只是小我的信使,而和自己友好相处意味着时常能收到“信件”,读懂信的内容。

那个放不过自己的人 就是你自己

当一个人允许一切之时,他是一个充分活着的、有力的、活生生的人,情绪带他经验到自己,而他也穿越了情绪,拥抱了真实的自我。

这个时候,人就终于放过了自己。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1359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