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钱加持出伟大:30亿的达芬奇《救世主》

450,321,500美元,约合人民币29.81亿

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的遗作《救世主》(Salvator Mundi)于2017年11月16日上午8点正在佳士得纽约“战后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正式举槌。以七千五百万美金起拍,仅用两分钟后便突破2亿美金五十分钟后落槌便以创纪录的艺术品最高价格成交。

耶稣左手托着一颗水晶球,右手举起,食指和中指交叉,象征祝福耶稣左手托着一颗水晶球,右手举起,食指和中指交叉,象征祝福

和《蒙娜丽莎》神秘的微笑一样,《救世主》中的肖像也带着一种暖昧不明的表情,有人读到的是昭示,也有人读到了毛骨悚然

在被人几度易手后,这幅画其实并未得到妥善的保存,还因过度粗糙的修复问题,和一个修复师自作主张添上了小胡子,以致于让肖像充满了喜感。可是当2005年它被证实是真品之后,破烂的修复和画蛇添足也变得不是多么严重的事了。要知道,世界上有多少达芬奇的死忠粉,他的身份早已不仅限于艺术家,他是一个时代的文明象征

《救世主》用500年的时间经历重重尘埃终示于世人,而人们用金钱的加持使得艺术品再度证实了世相,人们相信预言和先知,相信有些东西可以永恒,人们依然认同伟大,不管它如何穿越时代如何风尘仆仆而来,都会重新被赋予新的定义新的价值。

《救世主》曾最早出现在英国查尔斯一世的收藏中,被挂在过皇宫的寝室上,但自1763年后它便消失,直到1900年一个收藏机构重新发现它,却被认为是达芬奇的学生Bernardino Luini所作。众人现在得知,1958年它仅以45镑的身价被卖掉,会不会觉得人类社会对艺术的认知是最难以叵测和荒唐的?而达芬奇若泉下有知,是否看着这几百年来这幅画的不同境遇发出窃笑?

此作曾在拍卖前放置在纽约洛克菲勒艺术中心供公众观赏,画作下方放置一台录影机以记录下人们面对它时的诸种情绪。这幅画作背后的讯息实在庞杂,它包含了之前人们对它拍卖价格的预测,神奇的收藏背景,创作者掩藏其中的谜题,还有坊间认为此画并非真作的传言。那些目光有惊奇,仰慕赞叹,有怀疑,有悲怆和欣喜。凝望《救世主》也被它凝望的时刻,就是与时间长河交汇的刹那,历史和人的相遇。

金钱加持出伟大:30亿的达芬奇《救世主》

莱昂纳多究竟是个怎样的人,怎样的时代里诞生的怎样的艺术家,才会在身后数百年里能经受多变时代的审美?是怎样的天才,才能始终这样馈赠后世礼物,并且仍然高居世界上最昂贵的艺术之首?30亿的作品价格将我们的视线重新拉回到他的世界,再度审视一个凡人活着时是怎样创作神性。

莱昂纳多不仅仅绘画,他发明飞行器,武器,修运河,当军事工程师,研究人体解剖,植物肌理,这一切已被世人熟知。一个艺术家对世界保持的无尽的好奇心,不仅是形而上,还会深入本质去探索其奥秘,在科技善未完善的16世纪,他不相信当时存在的权威,他要用自己的方式去构画一个自己心中的世界,并且通过对风流,岩石,大气对物体颜色的影响,声音的和谐,逐步将他的艺术世界完整,后人能感受这位艺术家在活着的时候用尽了全部的时间和力气只为两件事:发现和呈现。

达芬奇素描作品《维特鲁威人》,一个完美比例的人体达芬奇素描作品《维特鲁威人》,一个完美比例的人体

运用绘画和运用其他媒介都变成得心应手的事,艺术家一面探索,一面尽可能地掌握自由的表达方式,对飞行器的预言只是作为他先知的一部分,更多的谜题一如他在《最后的晚餐》《蒙娜丽莎的微笑》和如今的《救世主》,被他巧妙且颇有心机地埋藏在这其中的肌理。我在想,当时的达芬奇是否在意,到底人们视他为艺术家还是科学家吗?可能他并不以为意人们对他的任何认同,甚至认为预先发现是危险的,为了不被视作异端邪说,他只有谨小慎微地将他所知用秘密的方式记录和表达,那也意味着他有信心等着世人在日后的阅读和观看中发现它们,他的先知部分也包括了对人类未来的信任,对文明的信任

他并不发表著作,且笔记都是用左手从右至左记录,这令后世只能通过对着镜子才能阅读。当然有些部分被神化了,人们希求从这样的密码文字中能得到真经——世相的真理

但是,达芬奇可能是最早保持了艺术家态度的创作者,为未来而作,为自己而作

达芬奇这种表率,可能至今适用于我们时代的艺术家,给缺乏态度的创作者们提个醒,别被那些纷扰的洪流所诱惑,艺术真正迷人的部分还是在于发现你所处世界和采取自己的语言来描绘它

每个白天驻足在卢浮宫里《蒙娜丽莎》画像前的人们是真的自作多情吗?虽然有人怀疑大家是否只是被各种传说洗了脑,它果真有那么神秘吗,就像现在也有人对《救世主》的诘问,它真的值那么多钱和驻足观看吗?我想真正吸引人们的是:我们仍然需要启迪和揭示,我们总得寄希望于某一个天才人物留给我们一些真相,而艺术的功能就是从不畏惧时间,吸引人们去发现它,我们所观察到的东西,就像《救世主》画作下的录影机所拍摄到的一样,可能是我们的镜像,折射了内心最渴望了解的部分。

莱昂纳多的高超之处,正是在于留给了我们这些折射遐想的余地。可能这样的方式在当时也是冒险的做法,如果画得不是那么明确,就会被质疑画技。可是他的画作之所以总被冠以神秘,正是验证了余地是多么重要,余地才是礼物的重要部分。意大利人称之为“渐隐法”,色彩和轮廓使形状互相融合,使得真实的描绘如梦如幻,这是我们置疑真实世界的开端,也是我们拥抱处境的理由。

但是,他是否会料到自己的作品会裹挟在后世的金钱游戏中呢?自画作问世的1500年始,它从皇室到民间辗转,直到2013年,这幅《救世主》的价格飙到了1.275亿美元,并且引发了藏家间的巨额官司。然后,画作主人——一名俄罗斯富豪发现,自己买的价格不那么合算,就急于脱手,宁可赔掉几千万也要把画卖掉,所以佳士得起初的报价非常低。

如今,它却成为世界上最昂贵的画作,这意味着,这个世界总有这样的一个人,乐意用金钱来证明它是真实且伟大的作品。但是用金钱收藏了画作,并不意味着收藏了真理,总有一天它还需要重新拿回到公众之间,被再度验证。

在拍卖前夕展览时拍下的观众表情,被剪辑成4分14秒的短片,对应着《约翰福音》第4单第14节中的基督:“父差遣了子,作世人的救主。这是我们从前见过,现在又作见证的。”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13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