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水果湖住的什么人 水果湖菜市场更名为中百集市
武汉金融 2020-07-01 21:31:11

“你也在武汉水果湖菜市场吃过饭?拐子,老水果湖了吧。”


水果湖人的记忆里,水果湖菜市场始终是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

老一辈的人在二楼买了半辈子的菜,学生们则穿梭在一楼的各式美食中度过了一整个青春。

上学那会儿,每次不知道去哪吃的时候,去水果湖菜市场准没错。

土耳其烤爸爸总是叫的最大声,老通城的豆皮不知是真是假,豆浆冰淇淋是夏日必备甜点,门口的手抓饼永远排着长队。

但学生们光顾最多的还是那家牛肉粉店,不加牛肉,多加辣,想象等会路过校门口的书摊,用刚省下的零花钱,买下那本期待好久的杂志。

“你也在武汉水果湖菜市场吃过饭?拐子,老水果湖了吧。”


很多人说,水果湖菜市场自从2011年整改,取消餐饮区后,就再没了原来的感觉。但路过的时候只要看到它还在,总能回忆起青春的味道。

可是在上个月,水果湖菜市场消失了,在时代的浪潮中彻底被抹去。

十五年前的水果湖菜市场

水果湖人烟火气的青春

“中午去哪吃饭”一直是个世纪难题。但在15年前,水果湖伢们通常不怎么犹豫,就能给你答案。

“走啊,去菜场。”

水果湖那一片多是行政楼和学校,一到饭点,大部分人都会拥向一个神奇的地方——水果湖菜市场。

一个看起来用来买菜,其实被当做大众食堂的菜市场。

学生一天零用钱也就15块,买一份10块的盒饭都觉奢侈。而在水果湖菜市场,1块钱就能买碗粥,3块钱就能买袋饼,带着5块钱转一圈怎么着也能管饱了。

“你也在武汉水果湖菜市场吃过饭?拐子,老水果湖了吧。”


▲2011年以前的水果湖菜市场一楼

豆皮、汤包、凉面、重油烧麦、肉夹馍、臭豆腐、炒花甲、盖饭、过桥米线和各式卤味,看得人眼花缭乱目不转睛。

第一次在菜场看到“土耳其烤爸爸”这个名字的时候,心里怪不是滋味。

长大之后才知道,“烤爸爸”(kebab)其实是烤肉的意思。串在一根杆子上旋转的肉,在电子炉的高温炙烤中发出“滋滋滋”的肉汁声。

偷偷谈恋爱的年轻学生,午休时间基本都会往菜场这边走。在学校里面乱晃怕被班主任抓到,只好借着吃饭的名义,穿梭在菜场来来往往的人群里,偷偷牵起小手。

“你也在武汉水果湖菜市场吃过饭?拐子,老水果湖了吧。”


▲水果湖菜市场更名为中百集市

提起水果湖菜市场,总会有无数画面涌上心头。这六个字像个神奇闸门,碰一下就打开专属于过去的那台放映机。

只是没想到,闸门在今年的5月30日正式关闭,水果湖菜市场更名为中百集市,以崭新的面貌重新回到大众面前。

除了里面挂着的那块老牌匾还替菜场守着最后的回忆,从里到外再也找不到当年的踪影。

“你也在武汉水果湖菜市场吃过饭?拐子,老水果湖了吧。”


▲2018年8月vs2020年6月

一切都变了。

水果湖菜市场经过三次升级,越来越符合“最美菜市场”的标准。

现在的中百集市,高档、干净、明亮,入驻了许多餐饮连锁,所有的生鲜蔬果都分门别类的摆放在射灯之下,好看又好逛。

环境提升的同时,价格也高了不少,明码标价少了份讨价还价的乐趣,这里与其说是菜场,更像是超市的大型蔬果区。

“你也在武汉水果湖菜市场吃过饭?拐子,老水果湖了吧。”


当采访到二楼卖烧麦的店员时,她告诉我们,店子也是刚从汉口搬过来的,以前这里是什么样并不了解。

一阵哑然。

其实真心为菜场高兴,因为它实实在在地变好了;

但是又觉得可惜,因为它完完全全地不存在了。

是的,十五年前的水果湖菜市场破破烂烂,但不可否认,它的确是无数人记忆里曾经沸腾过的青春。

水果湖的学生

是不是都蛮有钱啊?

提到水果湖你真的想到的是装满水果的湖吗?不,我想到的是有钱有钱和有钱。

由于省委、省政府、省教育厅都在这块风水宝地,所以这些学校出来的小孩,总是带着一股子傲气。

有的老水果湖人高中毕业都十几年了,每次还是把母校作为第一学历进行介绍。

“我是水果湖滴!”

“那你蛮有钱吧。”

这话一听,舒服了。

“你也在武汉水果湖菜市场吃过饭?拐子,老水果湖了吧。”


其实到现在也没搞明白,为什么水一小对口水二中,水二小对口水一中,要是水中的上了水高,那更是进班就发现一半熟人。

“一饿?你也在这里。”

水一小的游泳馆便宜又干净,每到夏天,隔壁武大的都要跑过来凑个热闹。

“你也在武汉水果湖菜市场吃过饭?拐子,老水果湖了吧。”


游完泳出来,对面那家夜来香烧烤的香味就飘进了你的鼻子,如果没有强大的毅力,体力不支的你一定会被牵引进这家老牌宵夜店,尤其它家烤蟹柳真的蛮不错。

水二中的学生出来走几步就是省直机关二食堂,看着不起眼,但是里面有二三十个窗口,让你一个星期每天吃的不重样。

尤其门口卖馍馍的,生意永远络绎不绝,大肉包是卖的最火的,不早起排队根本不可能买到。

“你也在武汉水果湖菜市场吃过饭?拐子,老水果湖了吧。”


水果湖的几个学校,是武汉最早一批强制规定要穿校服的,每天早上都能看到学校门口站了几个没穿校裤被保安拦在校外的学生。

冬天的时候一眼就能看出来,蓝袄子的是水二中,红白袄子的是水一中,蓝白袄子的是水高的,早上在二食堂买豆皮的时候,总能碰到三个款式的袄子挤在一起排队。

尽管学校各不相干,但是大家总会偷偷翻个白眼当做见面礼,这是水果湖学生独有的默契。

“你也在武汉水果湖菜市场吃过饭?拐子,老水果湖了吧。”


▲想必水果湖的学生对这个车站不会陌生

水二小、水一中和水高只隔一条马路的距离,一向是有店同逛,有食共享。

当年门口的奶茶店突然开始流行起卖饭团,牛肉的鸡肉的鱼肉的,五块钱一个就能吃的很饱。

书店老板的女儿无论什么时候都在地下室写作业,小说和杂志永远比教辅卖的好。

那个时候刚流行起温馨浪漫的粉色格子铺,老板娘用那把银色小枪夺走了无数男女耳垂上的第一次。

华莱士和派乐隔着一条马路对着开,跟汉堡相比,更吸引人的是里面的空调冷气和桌椅板凳,这成为水果湖的学生放学不回家的极佳逗留地。

“你也在武汉水果湖菜市场吃过饭?拐子,老水果湖了吧。”


▲水一中门口的店铺已经变成了围墙

随着水一中反反复复地修建,门口小店全部搬迁,只有马路对面的甄善美还屹立不倒。

“你也在武汉水果湖菜市场吃过饭?拐子,老水果湖了吧。”


修地铁围起的高高围栏,挡住了整个水高,晓得张师傅烧烤的人,越来越少了。

“你也在武汉水果湖菜市场吃过饭?拐子,老水果湖了吧。”


▲被挡住的水高

除了校名和校服没变,水果湖这条街几乎看不到原来的任何影子。

其实我也说不出来这样的变化对水果湖是好还是坏,但还是自私地觉得,即使时代在以想不到的速度被推进,回忆也至少有一个地方可以去寄靠。

水果湖步行街

繁华街道里的最日常

水果湖步行街和江汉路步行街不一样,这里既没有热门餐饮,也没有任何品牌服装店,浓浓的绿茵贯穿整条街道,它好像总是安静的,悠然的,不急不躁,提供最日常的服务。

“你也在武汉水果湖菜市场吃过饭?拐子,老水果湖了吧。”


随着武商量贩的倒下,中百仓储成为这条街的主心骨。

超市嘛,谁不爱逛,由此汇聚了无数男女老少,一逛就是十几年。

“你也在武汉水果湖菜市场吃过饭?拐子,老水果湖了吧。”


以前步行街有家红苹果餐厅,外面极其低调,里面又格外高调。

炸鸡、薯条、西餐和皮质沙发,在昏黄的灯光中,汇集了许多脱掉校服的学生。

这一刻,大家好像终于不用再去在乎你我来自哪所学校,我们学着大人的模样,侃侃而谈最近的烦心事,并顺手点燃一支烟。

“你也在武汉水果湖菜市场吃过饭?拐子,老水果湖了吧。”


在步行街的旁边,藏着一个低调的儿童公园,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不仅可以划船、坐过山车、蹦床、玩旋转木马、章鱼转和碰碰车,还有制作手工艺品的地方——

以前家里窗子上贴的粉色哆啦A梦,和无数个嘴巴长到嘴唇外的存钱罐,都是搬家时候想要立刻舍弃却又狠不下心丢掉的存在。

“你也在武汉水果湖菜市场吃过饭?拐子,老水果湖了吧。”


“你也在武汉水果湖菜市场吃过饭?拐子,老水果湖了吧。”


▲以前觉得深不见底的湖原来只有这么浅

水果湖公园的入口这儿藏着一排老手艺人,修鞋、修伞、修包、刻章、配锁,样样精通。

“蛮多人都搬离水果湖很久了,当发现一条需要打扁的裤子时,第一时间还是只想得起来这里。”

“你也在武汉水果湖菜市场吃过饭?拐子,老水果湖了吧。”


修锁的田师傅讲,自己在水果湖修锁已经半辈子了。

以前在水果湖新华书店门口修,现在在水果湖公园修,由于疫情影响,其实很久都赚不到钱了,但是每天不过来坐一下,看一眼这些来来往往的人,总觉得差了点什么。

“你也在武汉水果湖菜市场吃过饭?拐子,老水果湖了吧。”


到底差了点什么?

有人说,一个人的真正死亡是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再记得你。

随着水果湖菜市场的更名,水一中门口商铺的搬迁,红苹果餐厅的消失以及步行街上的武商量贩被夷为平地,似乎更多故事都找不到具体的发生地了。

但好在有人还记得。

田师傅在努力去记得,很多水果湖的学生也都记得,是这些记忆,让水果湖即使在外人看来如此平凡,也依然是所有水果湖人心里金子般闪耀的存在。

“你也在武汉水果湖菜市场吃过饭?拐子,老水果湖了吧。”


有时候觉得,水果湖不止是个片区,更像一种力量。

我们并不是住在水果湖,也并不是在水果湖上过学,而是我们就是水果湖人,这件事只需要我们自己定义。

我相信

每一个水果湖人

都不会忘记在水果湖度过的时光

这莫名其妙的凝聚力和自豪感

是水果湖送给我们的礼物


本文由 武汉金融 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wuhanews.cn/a/6614.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