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江汉桥在什么位置 打捞城市记忆钩沉三镇往事

站在武胜路新华书店大门上方的台阶上向汉阳望去,便是1955年落成的江汉桥,作为硚口的孩子我以为:武胜路或者说整个硚口区的发展是因为江汉桥带来的。

江汉桥是小河汉水第一桥

1955年刚落成时的江汉桥

至今,尽管活到了“不以物喜”的年纪,对“大江、大湖、大武汉”的前两个偏正 词组还是心有戚戚焉。就我所见过的全国各大城市的江流湖泊,能超过武汉的长江汉水的真不多。小时候,从我们巷子里出走200米就是汉江,大人们管那叫小河或是襄河,长大后出差见到长沙的湘江、南昌的赣江、哈尔滨的松花江等等还有一些其它的叫江的江,少有能超过我们“小河”的,至于长江,与诸多国内大城市的江流比起来,那怕是枯水期,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有年过六一儿童节,一位坐在江汉桥下马路牙子上的外地人问我这红领巾:“这是长江大桥吗?”“这哪是大桥,这是小桥!”把江汉桥称“小桥”,也是从武汉老人那听来的。估计这外地人也是被我们“大江大湖”镇住了,他拔起脚来就去看大桥。

江汉桥是小河汉水第一桥

江汉桥桥面

从1930年民国时期武汉三镇市街图上看,1955年建造江汉桥时,汉口方向从中山大道观音阁左侧、巴家巷右侧开辟马路,一路压着万寿桥、九莲寺、里巷、武圣庙越过汉江抵达汉阳的武圣庙街、钟鼓楼街、月湖正街等街道,绕着龟山的边缘去往了长江大桥。正是这条路、这座桥形成的城市主动脉,给硚口的涅槃与兴旺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血液。至今,江汉桥带来的市场径流一直在给硚口的发展带来勃勃生机。江汉桥建成后,与长江大桥享受同样的保卫级别,一直到本世纪初,江汉桥桥头堡处驻扎着守桥部队,汉口、汉阳两端都设有双岗,可见这座桥对我们这座城市的重要。

江汉桥是小河汉水第一桥

江汉桥汉正街跨线桥

因为江汉桥截断了汉正街,建造汉口引桥时在汉正街口建了座跨线桥,跨线桥桥洞便成了人们遮阴纳凉、歇脚休息的处所。当年,江汉桥的设计在苏联专家参与下,与长江大桥一样采取了高标准,其引桥也采取以斜坡式地基代替桥墩的设计,斜坡上栽植了当时城市里不多见的绿草坪,当年,幼小的我们曾躺在草坪上,仰望着天空,嚼着两分钱一包的兰花豆,生发过不少的奇思异想!

江汉桥是小河汉水第一桥

2016年,普爱医院旁的救世堂。

在跨线桥洞右侧的汉正街北端,是英国人清代中后期建造的基督教循道公会福音堂(救世堂),以及普爱医院的英国式医院建筑群。现在,除了救世堂,普爱医院的楼房已全部现代化。在汉正街南端,是汉昌肥皂厂,这个厂的大门处于救世堂斜对面,两根罗马柱支撑的拱券上,两头狮子在张牙舞爪地抢绣球,据我父母说,每次经过这里我都要躲到他们身后。

江汉桥是小河汉水第一桥

江汉桥侧面,图中左侧汉江对岸的烟囱处是汉昌肥皂厂

文史爱好者张胜林,曾给我提供一份民国时期汉昌肥皂厂图文广告“汉昌肥皂厂工作一览”,上面描述:“汉昌肥皂厂位于本市武圣庙正街,创办于民国三年,系合资营业,总经理为陈经畲。旺月每日可出五百余箱,平时每日可出二、三百箱,行销于本省全境,及江西,湖南、河南等省各境。每箱块数不一,有二百一十块者,有一百八十块者,有一百二十块者,有一百块者,有一百五十四块者,有一百六十八条者,有二十条者。现在出品有:老七星、新七星、小七星、婴孩、小婴孩、仙桃、金钱、大金钱、小金钱、大富贵、军人、古瓶,等牌云。”

江汉桥是小河汉水第一桥

1920年,《汉口商号名录》汉昌肥皂彩色广告

大约在20世纪80年代,汉昌肥皂厂与其它工厂合并组成葛店化工厂而搬去了葛店,汉正街的旧厂址后成为葛店化工厂汉办,现在已成为一处高层商业住宅楼盘。

江汉桥是小河汉水第一桥

1983年,自行车上了人行道。

上世纪60、70年代,江汉桥附近的孩子们有一项极为兴奋的“观摩活动”——到桥上去看汽车!每当我们在家闹得慌,或者做对了什么事惹家长高兴了,父母就带我们上桥看汽车,那时的汽车少,平均5、6分钟过来一辆,遇上个车况不好,爬桥吃力的,会令我们看个够,如果看见过小轿车过来,我们会高兴得大呼小叫的,那时,最珍贵的是红旗牌轿车,其次多为苏联的伏尔加、波兰的华沙牌轿车,国产轿车仅有改装于德国的幸福牌。红旗牌轿车带静电,一摸麻手,为的是避免人们见了它就摸一把。即使看个小轿车也这么稀奇,我一位从乡下转来的同学还嫌多,他说:“在我们那哈,一天也看不到一个小汽车!”

武胜路或者说整个硚口区的发展是因为江汉桥带来的。江汉桥60多年了,当初叫“汉桥”、“建桥”的伢们也是花甲之年的人了。今天看汉水之上的江汉桥,仿佛还是新的。但是,透过历史的烟波,可以看到我们这座城市从新中国一路走来的足迹。

1955年12月31日,江城从此变“桥城”。

1956年元旦《长江日报》头版报道:昨(31)日上午九点半钟,新建成的江汉桥上,举行了隆重的通车典礼。昨日是1955年的最后一天,江汉桥上百多面彩旗迎风招展。一清早,参加典礼的人们就陆续从汉水两岸汇集到江汉桥上。参加典礼的有湖北省和武汉市的党政领导同志,帮助我国建设的苏联专家和外宾,少数民族,桥梁建筑者,各界人民代表和带着红领巾的少先队员等,共约四千多人。

上午9时半,大会开始。宋侃夫市长首先代表全市人民祝贺“江汉桥”的通车。武汉大桥工程局彭敏局长在会上讲话说:“今天,我们为江汉桥的通车而祝贺,也向全市人民表示感谢,并希望今后在大桥施工上继续给我们以更多的支援。我们保证在1957年火车通过长江。”直接帮助江汉桥建设的苏联专家卡尔宾斯基,代表苏联专家向全市人民祝贺江汉桥的建成。他说:“江汉桥的建成,是我们苏联同志和中国同志手携手、肩并肩地一起工作的成果。只有亲兄弟才有这种亲密的友谊。我们在实际工作中体现了中苏人民伟大的、牢不可破的友谊。”

10点多钟,宋侃夫市长在音乐和群众的欢呼声中剪彩。接着,悬挂着毛主席画像和装着江汉桥建设者的彩车,首次跨过汉水,开向汉阳,满载着物资的大卡车和数十辆大小汽车也在群众夹道欢呼声中开往汉阳。

从此,被汉水阻隔的汉口和汉阳第一次通了汽车,汉口和汉阳更紧密地联接在一起了。入夜,江汉桥上灯火辉煌,迎接新年来临。整整50年前———1955年的岁末,是武汉人民欢喜若狂的日子。天还没亮,两边桥头附近的居民就涌上桥来,积极参加义务劳动,清除路面。月湖街的卫生模范万子提带来了60多个居民,他们要把桥打扮得又清洁、又漂亮,像出嫁的新娘。祖祖辈辈备受江水阻隔的武汉人,欢聚在这里,亲历汉水公路桥通车典礼,争睹江汉飞虹的壮观,亲历了通车盛典。

江汉桥是小河汉水第一桥

1983年,江汉桥上看汉江两岸。

作为万里长江第一桥的配套工程之一,江汉桥的通车,标志着武汉三镇交通从此进入新时代。如今,有着各种桥梁数百座的“桥城”武汉,应该是从江汉桥的通车典礼上揭开序幕的。

这也许是我们硚口人比较引为自豪的地方。

打捞城市记忆 钩沉三镇往事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uhanews.cn/a/660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