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美食排行榜前十名 咋不请我恰饭呢
武汉金融 2020-06-04 20:59:09

作为一名摄影师,社长我总少不了“被迫”跟各路美食店家吃饭消遣。

可2020从日料到小龙虾、烧烤、五星级自助,一整个武汉美食似乎都在一场疫情里躺下了。

当然躺下的还有我,社长开始在票圈里求生存,硬是没等到一家店让我蹭吃蹭喝,不禁惊叹:2020年第一笔收入可能要靠卖相机……

为了打探武汉美食现状,加上小龙虾的召唤,顺便看看雪松路的甲方们活得怎么样了?咋不请我恰饭呢!

不如扫街雪松路!走起。

回不去的雪松路?


回不去的雪松路?


回不去的雪松路?


两点半准时出发,一小时路程,三点半正式排队,准时抢占饭点。

六月是最适宜雪松路的日子,毕业前夕、虾子上季,初夏微风在飘荡。每年的六月,潜江小龙虾来不及逃亡,来自全国的吃虾人在都这里扫荡,油焖、蒜蓉、清蒸……

回不去的雪松路?


回不去的雪松路?


回不去的雪松路?


这里的食客又狠又有规矩,店里剥虾喝酒、店外排着长队一等就是数小时,提着刚打包好的美食,边上还伴随着等不及的武汉拐子:“信鸟你滴邪,排到几多鸟?”

似乎武汉美食的美味店家在雪松路以飞沫传播,截至2019年新增美味店家100000+、疑似美味店家100000+、确定美味店家100000+……

可以说雪松路开了超过一年还没垮的店,味道都是那个事。

但与以往不同的是,2020年的雪松路,路上的人远没有去年的拥挤,人流量锐减,做多是黄色与蓝色的制服在这里王者荣耀、和平精英。

回不去的雪松路?


回不去的雪松路?


回不去的雪松路?


回不去的雪松路?


雪松路、万松园交界的街上,有摆摊兜售的人,从专业贴膜到祖传鞋垫,逐渐生活化;

劲松路,街边摆卖着小龙虾,叫卖着9元一斤。都说今年虾子成了灾,果然如此。

街上讨生活的人与街上的食客五五开,兜售着鸭脖、螺丝、绿豆汤、削好的荸荠;

雪松路上三家巴厘只开了一家,靓靓家门口也没有长条的队伍,两家龙虾扛把子,绿码直接进。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回不去的雪松路?


回不去的雪松路?


回不去的雪松路?


问了几位店家,平日里热闹的五一,没有外来游客,“哈是本地人。”

甚至有数家店面锁上了大门,黑黢黢的店面里面满满灰尘,门面上贴着【门面转让】的白纸黑字。

在后疫情时代,似乎江湖武汉少了烟火传说,但终究要等到深夜。

回不去的雪松路?


回不去的雪松路?


回不去的雪松路?


无疑,2020是美食店家所经历过最难的一年。

可正巧雪松路,临近西北湖、中山公园,若是叫上一份外卖,在无人的公园里吃虾喝酒,开狂欢的party,中山公园停摆着游乐设施,空档的草坪只有孩子们在奔跑,倒也是另类的雪松路吃法。

总有一种这里是马斯克已经建好的火星基地,建好了草坪、天空,外卖小哥乘坐着SpaceX为你送上完美食物。

上流。

回不去的雪松路?


回不去的雪松路?


回不去的雪松路?


而西北湖广场人流更多。

溜冰少年、啤酒对饮青年、湖畔恩爱的情侣、大秀舞技的小嫂子……更适合饭后的消遣与饭前的准备。

回不去的雪松路?


回不去的雪松路?


回不去的雪松路?


回转到雪松路,吃虾喝酒,一切回归真实,你还在地球武汉,正处于后疫情时代。

在一家暂时关门的巴厘龙虾旁,接下享站吧老板递来一杯16元的草莓小麦,听她说着:“营业额只有去年同期20%。”

旁边是买来螺丝、鸭脖、油焖大虾下酒的姐妹,店里的电视机里传来少年的歌声:“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

回不去的雪松路?


回不去的雪松路?


回不去的雪松路?


可能,雪松路也还是那个少年。

从01年开始在武汉美食江湖闯荡名声,到09年排队的武汉人几乎把路堵掉。

这几年武汉美食扛把子,不在这里开家旗舰店,总觉矮人一等。台北路的小胡子烧烤开过来了,巴厘龙虾、靓靓蒸虾、老街烧烤从这里走出去了。

回不去的雪松路?


回不去的雪松路?


2020年,想必很快过去,雪松路还是铁打的美味,正如这个逐渐复苏的武汉一样。

等到日落烟火,雪松路的灯火弥漫开来。外卖成了主力,堂食改街上吃饭成了主流。

回不去的雪松路?


回不去的雪松路?


回不去的雪松路?


夏氏砂锅开了外卖专栏,美团、饿了么的大哥泾渭分明;附近的疆料米粉影响了堂食,但外卖事业几乎没有影响;

巴厘龙虾门口开始有食客在等待,前往一探是在等油焖大虾送到手上;沈记蟹脚热干面的桌子摆在路边,狭长一条;卤大龙火锅桌挨着桌……

后疫情时代,还是那原汁原味的武汉味道。

回不去的雪松路?


回不去的雪松路?


回不去的雪松路?


回不去的雪松路?


雪松路在武汉繁华中折叠起来,大隐隐于市。

往北是西北湖畔,遍地流金;往南是中山公园,绿野仙踪;往西是武汉ICC;往东民生大厦。雪松路的美味传说,从未衰老,在武汉繁华中跌宕,生根、枝繁叶茂。

对于这里还说,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复苏,随机问了一些路人得到一致结论:“要是这里都不行鸟,那(武汉)算是完鸟。”

回不去的雪松路?


回不去的雪松路?


回不去的雪松路?


武汉伢,总绕不过这里。

小时候在西北湖溜冰长大的汉口伢,耳畔是西北湖的彩虹门闪烁与风,当年一首“upside down”仍在回荡;考试双百的新世界麦当劳套餐;

青年时刻带着姑娘去国广看电影,一路向北中山公园划船,班聚必须在西园米乐星唱歌才到位;等到成年长大,武汉三镇到雪松路吃虾排队已成每年惯例。

恍惚间时光一去不回……

回不去的雪松路?


回不去的雪松路?


回不去的雪松路?


那个一年365天摩肩擦踵的雪松路,那个排着新种草的店铺长队,万家灯火,人流涌动,每家店门口几乎是排成长龙,沈记蟹脚热干面、巴厘龙虾、靓靓蒸虾、金焱牛肉粉大王......

回得去的雪松路,终究要满血归来。

岁月绕不开这里,胃也留在这里。用相机记录下疫情后的雪松路,不负曾经。


本文由 武汉金融 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wuhanews.cn/a/6576.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