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流芳老街:一头拆迁成荒地,另一头还在正常生活
武汉金融 2020-06-02 22:42:51

武汉城区的建设往往伴随着新旧街道的更替,尤其在主城区,拆迁改造的现象非常常见。不过,并非所有的拆迁改造都在中心城区,有时候远城区也会“幸运”出现拆迁改造区域,但因为一些原因,使得这些区域的拆迁正常,可改造之路漫长。比如在江夏区就有一条堪称武汉最孤独的老街,它本身毗邻地铁2号线和超大社区佛祖岭,附近高校、医院、银行、商超也应有尽有,曾经热闹的街道因为经济建设等原因拆迁,曾经的一条老街变成了旧新两条街,但两条街的人气完全相反,新街人气健旺,同在一处的老街已经完全废弃,让人唏嘘,它就是流芳老街。

武汉远城区最孤独老街:一头拆迁成荒地,另一头还在正常生活

地铁、社区、高校一一俱全,远城区地缘环境最好

流芳老街位于江夏区高新六路中段,其毗邻高新六路,但并未与其接壤。老街呈南北纵向,北边与其拓展的新街无缝衔接,南边则止步于高新六路辅路一侧的建筑区域内。从整体来看,老街的位置并不好,甚至可以说很糟糕,没有与区域路网衔接,交通上太过独立,这一看就知道是卡在“规划”上。独立的老街只有一边发展空间,向北与高新五路接壤,但无奈高新五路先天不全,因而潜力也受限,这直接导致老街成为一条闭环的“街道”。

虽然是区域闭环的街道,但流芳老街周围的地缘环境那是相当优越,简单来讲,以老街为中心画半径500米区域,范围内包含有地铁2号线佛祖岭站,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武汉商贸职业学院等配套设施,涉及到交通、医疗、银行、商超等各种类别。如果拿同区域其他地方比较,这条街道堪称“完美”的存在,不过,可能是因为整体人气有限,流芳老街占据优势却没有得到很好呈现,从发展角度来看还是潜力巨大。

武汉远城区最孤独老街:一头拆迁成荒地,另一头还在正常生活

人文底蕴丰富的街道,曾经热闹的宛若小镇

流芳老街,始于江夏,人文底蕴深厚,这个可以从附近的交通路网上窥得一二。像不远处的黄龙山下有个武汉工程大学流芳校区,以学校为起点,延伸出的交通主干道叫做流芳大道,虽然被附近的光谷和中芯等路段切割分段,但还是“斜画出”流芳路来,一直到流芳街道。据本地土著消息,流芳老街曾经非常热闹,在当地宛若一处小镇和集市,只是随着光谷南和江夏区的融合发展,工业用地大量圈存,使得曾经的流芳老街逐渐熄火,变成一处寂寂无名之地。

进一步来讲,从流芳老街上的地形和商业划分也能看出曾经热闹的痕迹来。像老街往北与营盘路交汇的地方,按交通常理推测最多建一处十字路口或丁字路口,但老街这处却建成了一个交通环岛,衍生出四条不同的道路来。以环岛为中心,周边的临街商铺密集度非常高,有超市、药店、银行、医院等,甚至还有派出所、供电所、环卫所等政府机构和事业单位。由此可见,曾经的老街确实热闹非凡。

武汉远城区最孤独老街:一头拆迁成荒地,另一头还在正常生活

新旧街道在一处建设,废弃老街见证时光印记

老街归属老街,在城市发展的大背景下总会被动改变,尤其像城市拆迁改造这种大政策,几乎是摧枯拉朽,留不住任何可能的遗迹。事实也的确如此,流芳老街本身只有不到一公里长,但以此向北扩建的流芳新街却达到了两三公里长度,且周边置满了新建的小区。这种新旧街道拆迁改造在一起的“就地还建”,在主城区应该很常见,在远城区确实很稀少,最让人难以理解的还在于老街的拆迁有了,改造却做得并不完善。

这个不完善的地方在老街上,曾经热闹的流芳老街被拆迁的七零八乱。老街最南端,是一段断头路,路尽头是荒地,看不出任何生活痕迹,不远处则是高新六路对面的还建小区大楼。从南到北走去,可以看到,老街的道路路基还在,大体轮廓也并未消失,只是曾经的楼栋和商铺完全被拆除打倒,建筑废料比比皆是,断头楼层随处可见,杂草丛生之处,荒凉至极。偶尔可以看到路两旁还有几棵行道树,树还存活着,建筑早就死了。

武汉远城区最孤独老街:一头拆迁成荒地,另一头还在正常生活

其实,从名字看,流芳老街就很有“江夏”味道。如果没有光谷南的区域拓展,老街兴许会保留着原来面貌,当然也有可能继续被改造,这种可能性谁也无法预料。城市的进步和发展,从整体上看是提升人们的生活质量,让大家享受更好的生活方式;然而在具体的某些区域里,这种生活方式的变更不一定是最好的,它值得所有人为之思考。前不久,小编听闻流芳老街的改造又开始了,希望那些沉淀有时光印记的老建筑都能得到保全吧。


本文由 武汉金融 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wuhanews.cn/a/6564.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