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我回来了 过上了向往的生活
早安武汉 2020-05-23 11:07:04

2019年冬天,我在深圳看了场人工造雪。

抬头看到漫天雪景,低头却尽是泡沫,这种落差让我突然怀念起了武汉真正的雪景。

毕业后离汉,我有四年不再有雪花落在衣袖的喜悦感了。

那一刻,很想要换个环境,换个心情。

武汉,成为了一线城市“退居人群”的首选,尽管网络上有很多劝大家别回武汉的声音,会让人犹豫不决。

可是回归的那一刻,你就会感受到它独特的魅力。

你劝我别回武汉?我偏要回。

刚去深圳的时候,《七月与安生》上映,有句台词很打动我:

“女孩可以走的路很多,人生折腾点未必不幸福,只是很辛苦。”

用家人的话说,我性格太野,去大城市奋斗,吃点苦头,也未尝不可。

带着满腔热血和对未来的忐忑,我在深圳一呆就是四年。

四年来,我在那座城市里,尝过美食美酒,在无数打卡圣地留下过身影。

我认识了很多牛人大咖,做记者时曾和市长对话,有过卧底调查却被诈骗者抽中奖的趣闻,还和驻村干部一起为广东扶贫事业做出了点滴贡献。

转战新媒体,我行走在大街小巷,描绘出城中村别样的美感,记录着千千万万个打工仔,和我一样满身力量却又疲惫的故事。

我被老板欣赏过,客户肯定过,也曾连续几个月无休,在拥挤的地铁里悄悄流泪,在凌晨五点辗转难以入睡。

我在深圳发展的越来越好,可是我越来越感受不到快乐。

就像那场假雪,四年前看是兴奋,四年后看却觉得索然无味。

人生的风景大概就是如此,经历过,就算看透。

那天,我决定逃离深圳,回武汉。

原本的计划,被在武汉爆发的疫情耽搁,直到4月8号武汉解封,我才处理好深圳的事务,出发去武汉。

回家的距离,1000公里,火车16小时,驱车12小时,高铁5小时。

这条归家路,我走了四年,江湖不再见。

疫情期间,我在老家黄冈,向爸妈透露出要回武汉的意向。

3月回深后,他们打了很多通电话,劝我别回武汉。

“不安全,你现在去干嘛?”

“在武汉找得到什么好工作吗?工资肯定比你现在低很多。”

嘴上答应着不回,实际上我已经在办理离职手续,房屋转租,和各路朋友say byebye。

男友在我处理好事务后,开着鄂A的车来深圳接我,我们一度担心这辆车无法进深圳。还好,绿码畅通无阻。

因为租住的房子是楼梯房,我们花了几个小时,来来回回搬运很多次,才把所有东西塞进车里。

虽然免去了找搬家公司的麻烦,却也担心车子承受不住重压,在高速路上爆胎。

满载而归,身心很是轻松。

途中,我们还专门去长沙打卡了美食,文和友龙虾馆,黑色经典臭豆腐,茶颜悦色,米粉小店、路边黄豆粉小糍粑…

得出的感悟是,武汉人嘴更叼,做出来的食物更合我们口味。(纯属个人体验,长沙妹陀勿怪罪。)

回武汉第一天,我们冒着风险,卸下了伪装,在街边蹲着嗦了碗粉。

湖北人酣畅淋漓的生活方式,在这一刻体现到了极致。

吃多了广东肠粉的清淡,突然吃上重油重辣的,简直不要太快活,空碗证明了它的美味程度。

这一碗粉,慰藉了我们赶1000公里路的劳累。

当然,直到这两天核酸检测结果阴性,我们才对街边嗦粉的冲动行为不再后怕。

武汉好吃的太多了,没有一家我叫得出名字。

因为,街边随便挑一家店,味道都不会让人失望,所以我从来都不需要它姓名。

刚回武汉时,我体重涨了4斤,你问我后悔回武汉吗?当然不!即便我现在又开始疯狂运动减肥。

易胖体质,我劝你别回武汉,除非你不在意。

在武汉的清晨,是被豆皮、热干面、面窝、牛肉粉叫醒的;

在武汉的夜晚,是在烧烤、小龙虾、炸炸、牛肉粉中酣睡的。

没错,原谅我一生最爱武汉的牛肉粉,顺滑绵软好消化,味足料多够实在。

武汉之大,压马路走到腿断,我就是徒步走完长江大桥的勇士之一。

在东湖骑车,骑上一天都转不完,看不完风景。

口腹之欲满足了,浪够了之后,我也要重启赚钱养家之路了。

几乎每个面试官都会问:“你为什么现在回武汉?”

我实在是没有心情去回顾过去那四年经历了什么,只说了句:“因为疫情。”

说完我就想打自己嘴了,因为这个回答完全勾起了他们的好奇:“因为疫情很多人都不想回武汉了,你怎么反而回来了?”

“……”

我也想吹牛装x说,我想为武汉加油,陪武汉挺过去。可是一顿思考后,我还是说出了内心最深处的想法:“因为离家近。”

“方便问你婚育情况吗?”

“……”

我的顾家没有打动面试官,只会让他们担忧起我是要回武汉结婚生子,坑他们半年婚假的。

27岁未婚女青年,4年丰富媒体经验,却要遭受如此这般无聊的拷问,我不禁想为武汉优秀青年们的就业环境摇旗呐喊一番。

我们都是努力上进,想要帮武汉把一线城市都比下去的好伐?

虽然找工作没有想象中顺利,但可挑选的还是很多,相比于其他新一线城市,武汉的就业机会很多,薪资也算友好。

只要你足够有能力,老板也是愿意付高薪聘请的。

但如果你贪图安逸,那我劝你别回武汉。

这里是高速发展的城市,光谷的软件园,汉口的CBD,以及很多创业园,趁年轻时拼一拼,靠自己的努力实现人生价值,获取财富和阶层的上升,在武汉并非不可能。

这是一个可以奋斗,也能安身的城市。

这里的房子,够一够,可以买上一套;这里离老家,只有80公里不到,2小时后就可以到家过周末。

我可以七点起床,好好地过个早,也可以在七点前下班,看看回家路上的夕阳。

不紧不慢,这是我向往的生活。

在一个城市的去留问题,总是困扰着当代年轻人。

但没有哪种人生是完美的,没有哪个抉择性问题是易解的,大家都是在用力生活。选择自己认为对的,坚持下去,坚持不下去了,那就换条路试试。

会折腾,才算真正活着,即使再辛苦。

写完这篇文章,我又翻出了那天看完《七月与安生》写的朋友圈。

即使我和老友们选择了不同的城市,不同的生活,但感情愈发牢固。她们都找到了幸福的归属,而我,也过上了向往的生活,即使它不是毫无漏洞的生活。

核酸检测阴性后,我也终于可以跟爸妈说:“我回武汉了!”


本文由 早安武汉 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wuhanews.cn/a/6527.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