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武汉热线首页

武汉后浪们正被迫失业 你今年的目标是什么

5月4日,《后浪》视频出圈引发全网热议,环游世界,高空跳伞,电竞夺冠……堪称当代青年理想生活。

现实世界里,受疫情影响,大批武汉“正在被迫失业和失学。

2020年中国就业报告显示,我国失业率创9年来新高。甚至出现简历成倍增加,致使招聘网站直接崩溃的现象。

网友调侃,如今招聘网站全得改名,“失联招聘”、“boss直拒”、“前程堪忧”、“58不成”、“扫大街网”、“拉钩上吊”、“一百年不配”……

疫情暴风眼中武汉“后浪们,他们还好么?

三镇主干线重新被车流铺满,汉街迎回鼎沸的人流,奥特莱斯摩肩接踵的人群报复性消费,啤酒公社下午5点热闹喧天……

五一期间的热闹,让人恍惚觉得升温不讲理处处皆是人的武汉好像真的回来了。

而翻开城市b面,人潮与霓虹背后,是创伤留下的隙痕。结痂了,却久难抚平。

汉口里分街道仍旧静谧,小区门口“非必要不外出”的标语依旧悬挂。

即使高呼着“宝藏老店,等等我们”,餐饮业还是深陷危机。 22年川菜老店金色雾都永久闭店,秀玉等百余家武汉中小微餐饮企业集体公开求救,在“复工即倒闭”的边缘挣扎。

武汉后浪们正被迫失业 你今年的目标是什么

高校还没开课,学校后街失去客流,小商贩没了收入,无奈关店。另一面,31.7万武汉2020年毕业生即将离开校园,面临“毕业即失业”的困境,找不到出路。

出口贸易、汽车制造行业接连陷入困境。东风雷诺汽车退市,武汉工厂关闭,2000多人面临失业风险。

而我家楼下那家卖热干面的小摊也挂上关门招租的牌子,失去熊阿姨的熊太婆面窝默默更名为沈阳路面窝,华农的玉林串串香也没能熬过疫情 ……

有网友直言,“武汉解封了,我却一点也开心不起。作为武汉人,只觉得过了‘新冠肺炎’这个坎,又来‘失业潮’这个坑,2020年太难了……”

年前疯投了100多份简历,全部杳无音讯,24岁的华中师范大学研究生于泱陷入白天鸡血晚上丧的情绪循环。

雪上加霜的是,4月底她收到导师电话,论文初审不合格,要延毕。

论文工作连连失利,于泱踏入社会的首次尝试宣告失败,即将成为一个伸手找爸妈要生活费的“后浪

武汉后浪们正被迫失业 你今年的目标是什么

2019年7月,陆欣的民宿生意刚刚起步,藏在汉街万达的写字楼里,欧式复古风,装修5万,月租4千,水电物业另算

原本打算大干一场,却遭遇疫情,民宿行业降至冰点。

生活的甲方没当成,倒欠房东一屁股债。问起未来打算,也只剩无奈,今年是指望不上了,幸好年轻能熬,只能等下一个春天。

武汉后浪们正被迫失业 你今年的目标是什么

但时间的成本不是所有人都能负担,25岁的郑晓觉得自己提前进入“中年危机”。

去年12月底,她入职光谷一家外贸公司做品牌运营,月薪7千,每天加班倒时差和客户对接,虽然苦累却干劲十足。

没想到试用期都没过就封城了,在家只发基本工资的80%,拿到手1600左右。

前两天惨遭公司裁员,郑晓重新沦为失业青年, 她自嘲,自己就是个免费劳动力,被老板白嫖一顿。

武汉后浪们正被迫失业 你今年的目标是什么

27岁从事活动执行的徐倩,是一朵被拍死在沙滩上的“后浪”。

公司复工首日发布一系列招聘广告,而她却因为疫情无法做落地的线下活动,而被约谈离职。

踩着高跟鞋在高级写字楼办公的精致女青年,失去高薪,过上了低欲望低消费的生活。

孩子的新西兰奶粉,两只猫的进口口粮……这些以往的日常开销,现在全成了徐倩肩头的重压。

“是我还不够努力吗?她问我,而我却无言。

武汉后浪们正被迫失业 你今年的目标是什么

游的张峰,看中了武汉三环边一套60坪的商品房,首付30w。

每带一个出境团赚400元,为了攒钱买房,张峰一直在路上,头天刚落地散团第二天又飞走。

疫情让旅游业全盘停摆,中青旅所有导游停薪留职,张峰获得了久违的长假,却陷入没失业也没工资的尴尬境地,好不容易攒下的买房基金被生活逐渐耗尽。

“你看我,今年30了,既不是什么‘ 前浪’ 也不是‘后 ’,我这是‘中浪‘吧 ” 在生活夹缝里喘息踟蹰的“中浪”,没有勇气辞职,更没有资本停薪消耗,进退两难

“我为房东打工,为老板筑梦,为银行拼命,却偏偏不能为自己的梦想而活。”

据统计,全国有85.01%的外贸企业撑不过3个月,20%以上的餐饮企业关闭,超1万家旅游企业倒闭,影视行业5000多家公司注销。

疫情冲击下,站在人生路口的“后浪”们从理想的象牙塔跌落到生活的泥土里,开始了人生后半场的颠沛流离。

《后浪》视频中的理想生活和疫情之下的残酷现实拉开了一条难以逾越的经济鸿沟。

武汉后浪们正被迫失业 你今年的目标是什么

狄更斯说,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人们面前应有尽有,人们面前一无所有。

做导游的张峰在2月底加入美团, 朝九晚十送外卖。每天 骑着小电动穿梭在街道上,化身“秋名山车神”,感受速度激情。如今 订单激增,工资渐长,他终于逃离了“房租危机”。

武汉后浪们正被迫失业 你今年的目标是什么

以前的 徐倩对微商嗤之以鼻,现在却转变了心态。在朋友圈里卖起进口小零食,从社群运营到直播带货,已逐渐养成了自己的固定客群。

汉街民宿老板陆欣现在做起了社区团购生意,进货,对账,搬货,分发,一人搞定。原本只是想着补贴民宿亏损,没想到最后收益却比想象中更高。

武汉后浪们正被迫失业 你今年的目标是什么

云端经济野蛮生长科技的红利给予了我们更多机会

直播兴起,服装店老板通过线上带货销售额反超往常,美食、Vlog博主抓住时机,破维出圈。

2020年注定困难,但逆流中,有人被浪潮吞没,也总有人调整航线,继续扬帆起航。

武汉后浪们正被迫失业 你今年的目标是什么

我们的命运与时代大浪交织,被裹挟,也被推动着前进。

危机始终存在,不管是熬夜秃头还是失业待岗,但有些鸟儿终究关不住。他们的羽翼太过鲜亮,秉持着自己的方向和目标,抓住每一个命运抛下的橄榄枝向上飞翔。

像浪花,顺着潮水的方向,前赴后继奔向心中渴望的未来。

你今年的工作目标是什么?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uhanews.cn/a/646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