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凭大尺度片夺得影后:我的性感,是一种生命力
武汉金融 2020-03-01 11:23:55

对影视行业来说,冬天从未如此漫长过。影院关闭、剧组停工的日子眼下还没有终结的迹象,即便恢复营业,观众不敢去密闭公共空间的心理恐怕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好在移动终端已经足够方便,观众对于优秀的影视作品的需求,任何时候都不会减少。相反,大家反而更需要扎实优质的内容,陪伴自己度过那些不出门的日子。


一条一直保持对创作者的关注,我们采访过不少导演、编剧、演员,他们也许不是最红的,却都是一直默默与专业死磕的实力派,哪怕经历过几年甚至十几年不被理解和认可的时光,在创作时从没想过作品会成为爆款,但依然投注百分之百的热情,极尽才华和耐心去打磨它们。


今年,堪称全民影视爆款的作品尚未出现,我们不妨趁此机会,回顾一下去年的优秀作品,看看是否有你错过的遗珠。




《长安十二时辰》是2019年评分最高的国产网剧,原著作者马伯庸和电视剧导演曹盾,在创作中都极忠实地还原了诸多历史细节,剧集用大量篇幅描绘唐朝人的日常生活,让观众们领略到久违的正宗“唐风”。



《哪吒》以超50亿票房的成绩拿下年度总冠军,目前位列内地票房总榜第二,同时也是2019年评分最高的国产电影。缔造这个传奇的,正是人称“饺子”的80后导演杨宇。他的人生经历就像电影中的“哪吒”一样,从一个药剂师,失业啃老三年多,转行做动画,一步步打破别人的成见,扭转自己的命运。




柳岩39岁,做演员12年,却一直被外界认为是个胸大无脑的性感花瓶。去年,她终于在电影《受益人》中当上了女主角。她饰演底层网红岳淼淼,在镜头前卸妆,大口吃加了芥末的辣椒,被认为是影片最大的亮点:“谁能想到,我为柳岩的演技两次落泪”。



王传君,活在“关谷神奇”影子下近10年,当他想要挣脱时,换来的是近一年的失业。就在《爱情公寓》系列拍电影、出完结篇消费情怀的时候,王传君却完成了脱胎换骨的转型,删掉了拥有660万粉丝的微博,消失在大众视野,专心拍戏,攒下陈冲导演的《英格力士》、娄烨执导的《兰心大剧院》等重磅存货。




曾美慧孜,处女作是娄烨的一部著名禁片,第二部电影是李玉的《苹果》,一部情欲片。看起来即将大红大紫,她却陷入“九年低谷”,直到去年4月凭借三级片《三夫》拿到金像影后,迎来爆发性转折,媒体惊呼她的表演之生猛大胆,评价她“可以只用后背演戏”。 


“没有演员不想红,没有演员没有野心。大家认为‘野心’这个词是一个贬义词,但是我觉得它是一种动力。”

宅在家里的日子,让我们一起重温这些充满信念感的故事,好的作品的生命力,就在于常看常新。



2019年4月14日,第38届香港金像奖颁奖礼,曾美慧孜拿下了最佳女主角奖,几乎没有悬念。


曾美慧孜在2019年金像奖颁奖礼上


获奖作品叫《三夫》,是陈果导演“妓女三部曲”的终篇。因为尺度过大,导演曾经想要不要找一个AV女优来演。曾美慧孜不惧议论,赤膊上阵,演出了一种原始地母般的“女神”之感。


细看她的长相,其实并不出众,好在棱角分明。早年她常演天真型的小女生,但事实证明,更适合她的是咄咄逼人的攻击性,和一种若有若无,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感。



在成为影后之前,几乎没有人听过“曾美慧孜”这个名字,然而事实上,她已经是个入行13年的“老演员”。


2006年,曾美慧孜入行的处女作导演是娄烨,主演是郝蕾,她在里面演郝蕾的室友,一个懵懂的女大学生冬冬。女主角教冬冬自慰的戏,至今仍让人印象深刻。


她的第二部片子,是李玉导演的《苹果》(2007)。她演一个洗脚小妹,堕入风尘后被嫖客谋杀。因为这部片子,她第一次去了柏林电影节,尝到了走红毯的滋味。


曾美慧孜第一次参加柏林电影节


之后就是长时间的默默无闻和努力尝试突围。她拍了几部电视剧、电影,都是喜剧,反响不温不火。和葛优合作过一部《气喘吁吁》,饰演一个不起眼的保姆。和孙俪合作过一部都市时装剧《辣妈正传》,演一个叫仙仙的配角。


这些角色里比较出彩的,是在刘震云编剧的电视剧《手机》里的牛彩云。角色设定是一个乡下姑娘,希望接触高级的社交圈子,借此一炮而红。“歪马尾、蓝眼影、造型语言皆雷人”是牛彩云给人留下的印象,她承担了剧里的大量笑点。


但是喜剧的路她没有走通。到最后,她甚至去拍了一部豆瓣只有23个人看过的网剧,叫《东京血族》,是关于变种人的科幻故事。


《冥王星时刻》中曾美慧孜饰演青苔


直到2016年,她拍了文艺片导演章明的《冥王星时刻》,饰演里面一个寂寞的乡村女人春苔。人们突然发现,这就是她的戏路:演一种情欲勃发、生命力旺盛、所有情绪意图怒放却又被现实无情压抑的女人。


她的戏一部接一部地演起来了:《云水》、《下海》、《地球最后的夜晚》、《南方车站的聚会》……


在《下海》里,她是一个在巴黎站街的妓女,在《地球最后的夜晚》里,她是一个神秘前女友,在《南方车站的聚会》里,她是一个陪泳女。


所有这些角色,都与欲望和性有关。



《三夫》


到了《三夫》,曾美慧孜觉得遇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角色:“我演的这个小妹,其实不是人类。她就是一条美人鱼,是美的一种代表和化身,只不过是以另外一种更简单粗暴的形式表现出来。”


为了演这个角色,她增肥40斤,导致不来月经,胖到连家人、朋友都觉得她要病了。整部戏拍了两个月,她有很多水戏,五月份的海水还是很冷,水里有盐,浪花打在身上非常疼,演下来下半身基本上都失去了知觉。



角色之外,曾美慧孜本人就是一个充满生命力的女性。她从不吝惜把自己投入各种生命的体验中:“直到今天,我仍然不断地在体验孤独、疲惫,每天都有一个时刻如同坠落深渊。”


小时候,她长得比较丰满,非常害羞,于是就穿非常大的衣服把自己包裹起来。长大以后,她意识到这种丰满可能是一种优势,有一个阶段又疯狂地穿紧身衣。


但是过了那个阶段以后,曾美慧孜慢慢就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舒服状态,平时生活里基本上只穿男装。



有很多人形容她性感,她对此非常接受:“我的性感的出发点,并不是取悦别人,而是一种自信和生命力,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我有大量的女性观众。”


她说自己最近几年最大的变化是学会开始遗忘,学会顺其自然,不再那么拧巴,不纠结:“如果说做一件事就可以改变人生的话,我会选择做我自己。做好自己就是改变人生最重要的开始。”



不久前,打情怀牌的《爱情公寓5》开播,大多数原班人马回归,饰演”关谷神奇“的王传君不在其中。


他曾经靠这个系列情景剧大火,但随着经历的丰富、生命厚度的增加,这个受大众欢迎、自己却觉得很蠢的角色,困住了自己的手脚。



转变在2016年。这一年,王传君经历了长达11个月的“失业”,照顾生癌症的母亲,去纽约、印度旅行、自我反思,好友突然离世,年底母亲病逝。“那段时间,集中体验了所有人生极致的事,生离死别全都有,那个时候就感觉彻底放飞自我了,整个人都翻了一个面,开始过自己想过的日子。”


在脱胎换骨式的“顿悟”后,他在演员的核心业务能力——演技上进行突破。



《罗曼蒂克消亡史》中王传君饰演马仔 2016


2016年底,程耳执导的《罗曼蒂克消亡史》上映,王传君在片中饰演一个执意帮兄弟“破处”的马仔(帮派小弟)。他用一口软糯上海话,劝说杜江饰演的“童子鸡”20岁前一定要破处的一场戏,得到不少观众的另眼相看,“原来除了日本人他还能演别的!”


王传君出演话剧《抄写员巴特比》 图片来源:椎剧场


《抄写员巴特比》剧照


参演话剧《抄写员巴特比》时,他20天背完了24页、两万多字的台词,还专门去德国找原版的德国导演排练。


真正使王传君受到全民关注的,是2018年7月《我不是药神》的上映。在这部国民口碑电影中,王传君饰演白血病人吕受益,受到网友群众抑制不住的怒赞。


 《我不是药神》中王传君饰演白血病患者


一方面,大家夸他的演技、夸他台前幕后的用心:为了演出一个病人对食物的渴求,他真吃了44个包子、5碗面,撑吐了3次;为了表现后期病入膏肓的虚弱,他从前期每天跳绳4000个,到后期增到每天8000个,瘦了20斤。


另一方面,观众这种如获至宝的感觉,可能更是因为佩服他作为演员寻求转型和突破的决心。毕竟在这个行业,愿意打碎现有利益,退一步、好好审视自己,并真正去实践转型的演员,不多。



面对这波吹捧,王传君的回应显得分外清醒:“太过誉,有时候有点不理性。没觉得药神我演得多好,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电影宣传做得好,大家就都去关注这件事。市场和媒体都需要点击量、需要有话题,但我不愿意有话题,应该关注片子本身。”


再后来,王传君干脆卸载了微博,朋友圈也发得少了,更加关注自我。“演员就应该认认真真地去拍完戏,然后好好地藏起来,保持观众对你的新鲜感,把好的东西放到作品里面去呈现给大家。


《英格力士》中王传君饰演一名英语老师 


在“藏起来”的这一年半里,王传君接到了不少好戏,其中最受关注的是入围2019年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奖提名、娄烨的新片《兰心大剧院》;陈冲执导、改编自王刚小说的《英格力士》。


导演陈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被问到为什么找王传君,她评价他——有信念:“非常谦卑,但也非常清高,他不会妥协于世俗,也不会妥协于时代。许多年轻演员很容易就能赚到数量可观的钱,可这些东西对他居然真的没有任何诱惑。”


王传君话剧表演


除了演员的业务能力和职业操守之外,王传君这两年还显露出一个特质让人印象很深:清醒。上海话叫拎得清。清楚自己几斤几两,清楚这个阶段的自己该做什么,并对下一个阶段抱有向往。


在他看来,演员跟其他工种一样就是个打工的,甚至是产业的最末端,砧板上的一块肉,“演完之后,电影的发展和走向就不是演员自身能考虑的问题。”


那去做类似导演、监制等能把控更多的工作呢?他也拒了。


因为经过与程耳、娄烨、陈冲等导演的合作后,他觉得自己的能力完全不够、还早着呢。“我书看得少、文化更少,自己理解的都是自己生活体验的思考,但还是需要更多东西,让整个哲学观、价值观、逻辑都变得立体。”


有些东西,确实需要时间和经历去“养”,需要积累,急不来。


而尊重观众智商的好演员、好电影,相信观众也愿意等。



在《受益人》之前,柳岩在观众心中被定义为“花瓶”,如果说有什么代表作,不是影视剧,也不是综艺节目,而是一个形容词:性感。



所有她出现的场合,没有人关注她做了什么,大家只关心她今天穿了什么,露了多少。她把自己经营成了一个符号,外在表现是标志性的大胸,隐藏的含义是魅惑和功利。


然而,看完《受益人》,观众没有一个不感叹,没想到柳岩能演戏,而且演得这么好。


电影《受益人》宣传期,柳岩衣着简单朴素


她在电影中的高光时刻是一场在镜头前卸妆的戏,男主角吴海看不起女主角岳淼淼的工作,她决定不再做主播,和粉丝告别的方式是让他们看看自己真实的样子。


开拍之前,柳岩向导演申奥提出,她要在台词中加入一些自己的经历。她随口说了几句,申奥就眼眶泛红,不让她再说下去,让她把情绪留在戏里。



《受益人》中,柳岩卸妆镜头拍摄花絮


于是,面对几乎贴着她的脸拍摄的摄影机,柳岩用湖南塑料普通话说出了这段独白:


“我是湖南人,我在广东长大,大一点的时候我就想离开家,去北漂,我真的还当过群演嘞,我自己反正遭了蛮多罪,上了蛮多当,我就觉得以后我应该就是一个人孤独终老了……我一直说我24岁本命年,不是的,我38岁了,吓不吓人?”


那一刻,所有人都分不清到底是柳岩还是岳淼淼在说话,“很多女性观众说在那一刻,那种对柳岩曾经的防备心,和对花瓶式的演员的防备心彻底击碎了。”


其实柳岩从小的梦想是去少林寺练武,当个大侠,女性特质和她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


柳岩最早以“性感”的标签被大众认知,是2007年为《男人装》拍摄的一组大尺度照片。画面里她把身体弯成S形,露出事业线和腿部线条,脸上却是芭比娃娃般甜甜的笑容,杂志封面用加粗大标题写着:“最性感女主播华丽登场”。



那个时候,她出道已经七年,签约光线传媒也已经两年,还没有什么认知度。一次,她得到一个在一档综艺里给吴宗宪做配角的机会,制作人希望她做好一个花瓶,在台上配合傻笑就可以,她不愿意,被制作人指着鼻子骂:“如果不是电视台指名要你,你跪下舔我的脚趾我都不会用你。”


《男人装》的照片她本来不打算拍。可是那时她胸部查出有肿瘤,有恶性的风险,需要开刀做手术。照片相当于留念,“我很怕将来有一天,我会失去女性身体中的一部分。”


肿瘤最终被诊断为乳腺纤维瘤,是良性的。杂志出版,她的出场费涨了10倍,车展等主持活动的邀约纷至沓来。性感从此成为她的标签。


《煎饼侠》剧照


她不是不知道旁人对她的哂笑和不屑。电影《煎饼侠》里,她饰演的角色也叫“柳岩”,在和大鹏天台倾谈的一场戏里,幽幽地说:“这么多年了,别人还是说柳岩什么都不会,只会借胸上位。”


在承受这个标签的同时,她也把这个标签转换为自己的武器。大鹏郑重感谢过柳岩,因为《煎饼侠》首映式,她特意穿了件白色低胸裙,上身的开叉几乎到肚脐,为电影赢得了空前的曝光度。


电影《煎饼侠》首映,柳岩穿性感礼服出席


私下里,她从来不穿暴露的衣服,从来没有被拍到过任何私生活的绯闻,家里甚至没有一张自己的照片:“坦白讲,我以前穿着性感是目的性非常强的,我就是为了宣传电影,我就是为了站台,我就是为了发挥我作为一个艺人的功效。其实一下台我裹得严严实实,生活当中不起眼到你根本不会留意我。”



柳岩说,她之所以很坦然地被包装成性感的样子,恰恰是因为她知道自己私下跟性感一点关系都没有。



对于现状,柳岩很坦然地承认,她目前还缺乏一部真正意义上的代表作,所以对于角色的选择余地并不大:“我终将接受,有一天我会离开我喜欢的演戏这个行业,终将,只是长短而已。如果有一天我不管是因为婚姻,还是因为我就是突然不想演戏了,我离开这个行业,我希望我不会有任何任何的遗憾和难过,而是微笑着离开,让所有爱我的人放心。”



作为年度热门剧集,《长安十二时辰》引发的话题一波一波,服化道、美食、建筑、典章制度、历史人物……被网友们分析了个底儿掉。就连剧中一个“叉手礼”的手势,一句“喏”的应答,都变成了一篇又一篇雄文的主题,这部剧俨然成为了中国古代史的大型科普现场。


李必(易烊千玺 饰)行叉手礼


这和马伯庸的小说写作方式有关。他写这部小说时,搜集了大量的资料,读了一大堆专题论文和考古报告,力求“所有的东西在历史上都有查证”。


他本身也是一个知识点强迫症患者。《长安十二时辰》里,他细细描摹了天宝三载的长安人“怎么吃饭、怎么喝茶、哪里上厕所,长安城的下水道什么走向、隔水的栏杆什么形制……”


每一项,都蕴含了充沛的知识点,甚至经得起唐史专家的挑错。当初,也正是这些融会贯通在故事中的知识点,让这部小说甫一发表就迅速引起关注。


王韫秀(艾如 饰)


《长安十二时辰》的导演曹盾是西安人,拍这部剧不是被动的“任务”,而是他主动的争取。“第一小说确实好看。第二写的是长安,有一种家乡的情怀。”


文学可以虚写一笔的地方,画面都必须切实。团队接了这个戏的第一件事,就是研究史料,反复考证。


“大唐美学”是花了将近两年时间还原出来的。为了复原小说中描绘的“里坊制”,团队在象山建了一座70亩的唐城,花了5000万。整个剧投资超过6个亿,为了保证剧集质量,拍摄超支了一个月,费用曹盾自掏了腰包。


丁瞳儿(王思思 饰)


“我觉得,中国古代文化中,唐文化应该是我们最熟悉的文化之一。”曹盾说,“要拍长安的故事,咱不能让人笑话。”


张小敬(雷佳音 饰)


《长安十二时辰》最打动人的一点,便是主角的“平民思维”。小说中,男主角张小敬被问及为什么明明对这座城市失望透顶,却还愿意拼却性命保长安平安时,说自己最在意的,就是长安的黎民百姓。


“做纸船的红秀阿婆,驯骆驼的阿罗约,吹笛子的薛乐工,烙胡麻饼的回鹘老罗。还有,练跳舞磨烂脚跟的李十二……


“长安好吃,好喝,好生活。当然让人想留下,可真让我觉得活得有意思的,是再普通不过的这些人。


”大家没读过什么书。也说不上有什么了不得的前途。可,他们,不,我们,都在尽心做自己的事。”(注:剧中这段台词给了崔器)



这让《长安十二时辰》与之前的朝代戏显得不同。故事不再围绕着宫闱秘事、王公贵族,而是下沉到百姓的日常生活之中。“宫斗”只是一个若有若无的暗影,在前台活动的大量人物,都是形形色色的普通人。




这是个中国观众从没见过的哪吒。他顶着黑眼圈,凶神恶煞,性格暴烈,不但不像个神话英雄,甚至都不像个好人。但他又是历届最打动人心的哪吒,让一批接一批最难以取悦的年轻人,为他走进电影院,被他戳泪腺,给他打高分,还要去二刷。


哪吒是投错了胎的魔童。阴差阳错下,本是灵珠英雄的哪吒成了混世大魔王。而且很不幸,他只有三年的寿命。


“电影的主题就是哪吒是否能一步一步打破别人成见,扭转自己的命运。这个中心思想是我非常想做的,也正是我自己的人生经历和感悟”。


《哪吒之魔童降世》导演饺子


1980年出生的饺子,小时候想当一名漫画家,但高考时,饺子“踏实”地报考了医学院——华西医科大学(现四川大学)药学院。


原打算安安稳稳当个药剂师,没想到大三时,因同学推荐了一款三维软件MAYA,饺子开始自学做动画。他下载了网上很多其他人的作品,跟自己做的一对比,觉得自己做得不赖,相信能靠此找到工作。“如果能用自己的爱好赚钱养活自己,那就是人生最大幸福嘛。”饺子坚定转行。


《打,打个大西瓜》片段


他的首部动画短片《打,打个大西瓜》,在家闷头一搞就是3年8个月。


“当时我一个人天天闷在家,有一个关系很好的同学来看过我。最后他走的时候,给我留了一句话:你好自为之吧。我感觉到他对我挺失望了。但当时我只是觉得:我的作品还没做完啊,他还没看到而已。”


一个大好青年,3年8个月蹲在家没有任何收入来源,靠母亲的每月1000元退休金生活,母亲却对他没有任何怨言。


人物的动作设计由饺子亲自上阵


《打,打个大西瓜》一路斩获大奖,包括在2010年的柏林国际短片电影节中拿下国际竞赛单元最高奖项“评委会特别奖”,饺子也受到动画公司彩条屋注意。


《哪吒》是饺子首部长片,从一个自学成才、单打独斗的的创作者,到需要掌控全局的商业电影导演,对饺子来说,这段经历着实痛苦。


更痛苦的是,不仅是要赶工,饺子还死抠质量,细微的瑕疵都不能放过。甚至有的连续动作,还要一帧一帧地过,放大、死抠。真正的作品高于一切。


请不起动作指导,他就亲自上阵,龇牙咧嘴地示范动作,“我也没有学过表演,但还好我是个影迷。”




对饺子和彩条屋来说,一部《哪吒》动用1600人,全国大部分动画公司来做,实则“被逼无奈”。这是因为中国动画工业的不成熟,所以只能采用人海战术。


而在国外,特效、艺术、动作等等,每一个部分都有电影团队自己的专人负责。甚至会仅仅为了某一部电影中某特定场景的质感,耗巨资去开发一套专门的软件进行制作。比如《疯狂动物城》,一开始团队就开发了一个“肌肉系统”,只为了制作出更真实的肌肉感,让一些大型动物看起来更有力气。


“目前我们只能是尽力追赶,至少我们的差距在不断地缩短。”



在不久的将来,导演田晓鹏新作《西游记之大圣闹天宫》,全新的故事线,官宣2020年上映。导演不思凡的《大护法2》,筹备中,豆瓣页面显示2020年上映;“中国神话系列”《姜子牙》也在等待合适的时机重新上映。


更有网友戏称,“2020,国产动画将全面脱贫、建成小康社会。”至于到底能不能实现?多久能实现?不如用饺子剧透《哪吒2》时的一句话,“一切皆有可能。”


本文由 武汉金融 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wuhanews.cn/a/6304.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