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手机壳还是一门好生意吗
武汉金融 2020-02-12 10:45:34


  “那时如果有人问手机周边产业什么最赚钱,那么内行的人一定会告诉你:卖手机的可能还没街边卖手机壳的摊贩赚得多。”


  “什么东西跟口红一样,永远都不会嫌多?”

  答案是手机壳。

  如果说口红、衣服、包包是女人的三宝,那么手机壳就是独立于三者的罕见存在,只要有手机就会有购买手机壳的欲望与需求,而这个范围绝不仅限于女人。

  最好的时代?

  去年年底一个微博美食大V发布了一个话题活动,分享自己的吃货专属手机壳。

  活动话题下,许多网友po出了各种各样的特色吃货手机壳,其中奶茶手机壳最受欢迎,并登上微博热搜榜,一天内讨论量超过2万,阅读量高达1.6亿次。

  杨幂曾经因为手机壳不适配的缘故,导致开关按键强制按了一个晚上,随后强制刷机手机中照片全毁,第二天“杨幂手机壳”的话题上了微博热搜。一个星期后,刘嘉玲在北京出席芭莎慈善夜,一身黑色西装与墨镜并没有引发关注,反而是其手机壳登上了热搜,壳背后印着的+0与刘嘉玲名字谐音,有人调侃这就是量身定制,有人认为用6+0会更形象,还有人联想起了贾玲。

  更早五年前还有传闻,汪峰被天价邀约代言一个数码周边品牌的手机壳,而在韩国,演员朴施厚、吴涟序2012年时就已经在给手机壳做代言人了。

  作为手机周边第一刚需品,手机壳已不局限于保护手机的一方天地,而是成为了一种独立的商品,甚至是一片红海。

  工业与信息化部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移动电话用户总数已达到15.7亿,87%的手机用户会选择使用手机保护壳或保护套,也就是说,大约有11亿个用户都在使用手机壳。在天猫淘宝上,手机壳相关店铺也已经高达60多万家,对应地生产厂家也在不断增加,在集中了手机壳市场70%以上产能和销量的广州番禺,有一个叫大石村的地方,村里的生产厂家就像城市中的便利店,基本十步一间。

  而在NPD GroupInc.de 预测中,到2021年时全球智能手机保护壳的需求量也许将达到13.08亿个。

  手机壳无疑迎来了最好的时代,但一场疫情让行业停下了蒙眼狂奔的脚步。

  首座横亘在眼前的大山,便是手机出货量的下滑。IDC数据预测,由于新冠状病毒的疫情2020年中国智能手机销量在第一季度可能要下跌30~50%,市场调研机构Strategy Analytics则认为,就算疫情在3月份之前得到有效控制,中国智能手机的出货量也会有接近30%的下滑。相应地,手机壳或多或少都会受到影响,毕竟两者是唇亡齿寒的关系。

  而香港手机壳制造商Casetify截至去年年底员工数量超过150人,原本这家公司以为2020会是行业历史上最好的一年,还定下了一个将销售额提高一倍的目标。可疫情下病毒的扩散致使这家公司的内地工厂关闭,远程在线办公下其机场的新店看不到人影,其香港销售额也跌跌不休。

  再聚焦到手机厂商,三星的大多数手机配件都来源于我国,当下各地工厂生产并运往国外的配件都将经过层层筛选才得以顺利发出,而大多数工厂都延迟了生产计划等,如今三星已经收到供应商关于延迟的邮件,并推迟了其Galaxy S20配件比如屏幕保护膜、手机壳等的发布。

  什么时候恢复配件供货还是一个未知数。

  缘起

  说到底,手机壳的兴起离不开iPhone。

  十年前iPhone4刚刚上市的时候,很多人抱怨如果握着手机侧面通话,信号强度会变弱,乔布斯知道后说了一句话:要使用保护套。

  在诺基亚盛行的年代,人们对于手机壳并不是迫切需求,那个时候以诺基亚为代表的功能机的代名词,是防摔。人们为此还给这些耐摔的功能机取了个外号,叫移动的砖头。直到2010年手机市场迎来分水岭,以iPhone与安卓机为代表的智能手机爆发式地出现在市场上,功能机时代开始向智能机时代过渡。

  一个行业的繁荣发展,必然会引起另一个行业的衰落以及第三个行业的兴起。

  2011年初,我国最大的手机集散地深圳华强北市场,从一楼到顶楼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山寨手机,从事手机壳生意屈指可数,彼时淘宝网上也只有5000家网店卖手机保护套。iPhone4发布后的不到一年时间,这些山寨手机厂商接连倒闭,而其中一大半的厂商都转型成为手机壳生产商,比如原本为山寨手机做硅胶手机键盘的做起了硅胶手机壳,原来做外壳的五金加工厂开始做金属壳,还有那些从事手机美容的店面做起了水钻壳。

  到了2012年,华强北的一楼到顶楼只存在两种东西,一种是苹果手机,另一种就是手机壳,除了华强北,上海最大的手机交易市场不夜城通信市场里也有不少店面,都改成了专营高端手机壳的生意,平均每天能卖掉上百甚至上千个手机壳。而相应地,当年10月份淘宝网上卖手机壳的网店上升到了14万家,仅仅是搜索iPhone4手机壳,你就能看到220万个宝贝。

  有数据显示,当时我国已形成专为苹果生产配件产品的产业,仅在深圳就云集了1500 多家厂商,年产值逾千亿元。有媒体也曾报道每一次苹果新品发布会前后,都会有大量手机壳厂商在预测尺码和预铺生产线,甚至有“手机外壳铺货慢一两天即出局”的说法,比如美国《巴尔的摩太报》说,2011年Hard Candy公司因对4s手机壳的预制出错,导致5万美元打了水漂。

  那时如果有人问手机周边产业什么最赚钱,那么内行的人一定会告诉你:卖手机的可能还没街边卖手机壳的摊贩赚得多。

  而在iPhone与安卓用户中,iPhone用户使用手机壳的比例又远远高于安卓用户,美国市场分析公司NPD此前的调研数据显示,75%的智能手机用户都会选择安装手机壳,其中又属iPhone 用户安装手机壳的比率最高,接近87%的iPhone使用者都配有手机壳。

  而在所有不装手机壳的用户中,70%属于安卓机用户,且早在2013年的时候,49%的iPhone用户在使用iPhone的过程中就已经不止拥有一个手机壳,形式各样的手机壳反而成为了手机外观差异化的个性体现。

  去年淘宝卖家中心的数据显示,淘宝上手机壳总共有2193785种,日均搜索量为71239次。研究组织GfK也表示,装饰性的手机壳早在许多年前诺基亚机型时就开始有了,但手机壳变成赚钱的行业是从苹果智能手机开始的。

  全民All in 手机壳

  在中国手机厂商创始人里,罗永浩对手机壳最是意难平,且不止一次公开谈起过。

  早前他说手机壳是赤裸裸地赚钱,恶性赚钱,一个几十块的手机壳成本也就十几二十块。后来在做客京东直播时又说:你们可能不太清楚手机行业,我有1499的,1799,2299。1499没什么利润,1799微利,但是不如卖背壳和保护套。

  手机壳本身就是一门与手机相当甚至超越手机的生意。

  就拿苹果手机壳来说,2013年手机壳品牌Mestiere Deas 曾推出过一款iPhone5国际限定版钻石机壳,最便宜也要58000元,而这个价钱远远高出iPhone5十倍多。近些年国产手机厂商们除了在手机上下功夫,也把手机壳列为新品发布会的周边主要单品之一以及必卖的周边,几乎每一场发布会都会带上手机壳。

  比去年5月份华为P30 Pro限量版套装在华为商城开启预约,这个套装中8GB+128GB版售价5888元、8GB+256GB版售价6388元、8GB+512GB版售价7188元,简单来说就是,加一个礼盒与手机壳,整个手机多了400元。

  无论是想瓜分更多市场份额,还是证明厂商自身的研发能力,亦或者是周边创新,毫无疑问手机壳都已经变成了每个手机厂商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

  而除了手机厂商,手机壳还是时尚大牌的必卖单品。

  比如2013年的Burberry与iPhone进行了一次合作,即除了在秀场用iPhone拍摄视频外,还推出了与Burberry Prorsum 2014春夏系列同款风格的手机保护壳;三年后,Stella McCartney将一款手包的设计灵感应用到了手机壳上;同年,Gucci在春夏TIAN印花配饰上架时,推出了与印有蝴蝶、鸟和各种植物图案的拖鞋和钱包同款手机壳。

  而LV在2017年春夏秀场推出了一款专为iPhone7/7 Plus设计的,名为EYE-TRUNK小箱子手机壳,售价在9000-4万元之间,远高iPhone本身的价值。尽管后来LV没有公布过相关销售数据,但这款手机壳在推出当时给LV带来了不少关注度。Tapestry旗下的美国时尚品牌Coach也早就做起了专门的手机壳生意。

  对于奢饰品牌而言,手机壳并不是一件low的事情,反而是一种吸引年轻人的手段,是走进年轻人市场的敲门砖。Jeremy Scott创始人以前在接受采访时就说过:“即便部分粉丝或普通大众可能买不起Jeremy Scott的东西,与他们保持密切的联系和互动也非常重要,就像很多女孩子的第一件奢侈品单品是口红一样,iPhone手机壳也可以成为年轻人的入门级名牌产品。”

  奢饰品背后,各行各业也都打起了手机壳的主意。

  茶饮行业卖周边最认真的喜茶推出了手机壳,两年前在丰田种菜、菲亚特买衣服被调侃的汽车品牌玩跨界话题下,大众也推出了手机壳,一共153个,每个手机壳由一起交通事故中的汽车碎片制成……

  在品牌玩手机壳这件事上,没有最多,只有更多。

  火焰下的冰山

  不过,即使没有疫情的突袭,手机壳火热生意下也隐藏着无法忽视的冰山。

  首先,质量和安全问题与产业发展如影随形。

  目前在手机壳市场中没有统一的交易平台,没有统一的品牌,且门槛极低,行业零散混乱,充斥着不少价格低廉的低端产品。这些产品没有经过安全性、可靠性、稳定性等方面的专业测试,没有品质方面的保障,不仅会损害消费者的权益,也会对一些品牌企业造成冲击。

  有的厂家为了降低成本扩大利润,甚至会使用工业原料废渣进行生产,而这些被生产出来的低廉劣质的手机壳在健康问题上存在很大疑虑,比如一些不合格的手机壳会发出刺鼻气味,醛类和苯类物质超标,常年累积使用会严重影响用户的身体健康。

  2018年4月,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发布了《2018 年手机保护套比较试验》,对线上线下热卖的28个品牌30款手机壳套进行了比较试验。其中,有5款手机壳套检出了有毒有害物质,且检出的有毒有害物质含量超出了标准限值的要求,其中包括了苹果、小米等大品牌。

  也有人做过线上O2O模式的手机壳交易平台,比如玩壳网,想要为大家创造一个良好的购物体验交易平台以及原创手机壳的第一品牌,然而到了今天,还是倒掉了。

  完善的标准规范一天没有建立,整个行业的机制就一天没办法运转起来,淘宝上生意做得好的品牌玩家基本上避免不了新玩家们的抄袭,谁有爆款就抄谁,复制你的创意再压缩价钱吸引客流量,从而造成了劣币驱逐良币的病态现象。

  乱像抄袭之外还有版权之战。

  2015年罗永浩在锤子坚果手机发布会上说为坚果手机推出了限量版后壳,而那一系列壳中包括了经典形象马里奥,发布会后的没几天,罗永浩就发文称取消坚果手机定制限量版。

  这个取消并不是一时兴起,而是马里奥形象的版权方任天堂表示,不会在中国做任何类似授权。

  罗永浩与任天堂并不是个例。

  Typo曾为iPhone5/5s设计了一款带有类似黑莓手机全尺寸键盘的手机壳,想让用户在不入手黑莓Q10的情况下也能拥有真实的输入感受,2014年黑莓手机知晓后直接向向加州北区地方法院起诉Typo侵犯其专利权,并在产品出品当月提交诉讼,最终获得86万美元赔偿。

  更早在2012年的时候,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就曾对5家中国公司生产的便携式电子设备保护壳发起“337 调查”,从而让有版权问题的这几家中国公司被隔绝在美国市场之外。

  版权的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这种意识却是每个品牌必备的。

  而随着手机壳日益庞大的生意市场,国家已经带头走出了第一步。去年,由中国通信工业协会牵头制定的国内首个手机壳套团体标准——《手机壳套通用规范》,于2019年04月22日开始实施,此标准从手机壳套产品外观、安全、环境适应性、功能和环保等方面规范了普通手机壳套及防摔型手机壳套、防水型手机壳套、装饰型手机壳套等功能型手机壳套的质量技术要求和试验方法,并规范了相应的质量评定程序及包装、运输和贮存。

  然而,冰山的融化绝不在于一朝一夕,也不只需要单方面的力量。好生意的确是好生意,但不可否认,手机壳市场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本文由 武汉金融 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wuhanews.cn/a/6192.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