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叶菜保卫战 :农村的菜运不出去 城里的人抢不到菜
武汉快讯 2020-02-09 10:38:33

往日9点多就要躺下入睡的赵阿姨,硬生生把生物钟调到了晚上12点,只为能抢到几颗蔬菜。 

1月28日,凌晨0点刚过,赵阿姨的家庭亲友群内,已是热闹异常。原本用来安排聚会、打牌、联络感情的微信群,如今成了几个家庭的“买菜情报群”。

“我现在看盒马已经快没有菜了!”“你的叮咚还进得去吗,为什么我的卡住了?”“饿了么上好像也不多了,都是水果。” 

对话的几秒钟,赵阿姨刚放进购物车的蒜苗和大白菜瞬间成了“失效宝贝”,再一进去,几乎全部的绿叶菜都被抢空。让她更着急的还不是商品售罄,而是配送小哥约满了,往常早上8点多就可配送的小哥,已经约到了两天后。 

“好多年没经历过这么刺激的事了,比商场大甩卖还紧张。”每天要负责一家四口吃饭问题的赵阿姨,在今年春节,被迫加入了手机买菜大军。她让女儿把叮咚买菜、盒马、每日优鲜这些年轻人必备App,一个个装进了手机。在抢购最疯狂的那几天,赵阿姨每天都要拉着丈夫和女儿一起抢,可有时还是落空。 

“囤粮”是疫情中人们的第一反应。公开数据显示,春节期间,美团买菜北京地区日均订单量为节前的2-3倍;叮咚买菜大年三十订单量较上月增长超300%;每日优鲜从除夕到大年初八实收交易额相比去年同期增长350%。 

一切突如其来。这个原本属于线上零售电商的淡季,因为疫情影响意外变成了旺季,但各个环节人力匮乏、供应短缺,IT系统奔溃也随之而来。另一方面,远在祖国大江南北的众多菜农们,却因为疫情封路、封村,很多成熟的蔬菜运不出去。“农村的菜运不出去,城里的人抢不到菜”的局面在真实发生着。 

吃饭大过天,尤其是当新冠肺炎疫情突袭而来、尚未研制出特效药时。能让中国动辄千万级别的城市居民们在家就能买到菜、安心自我隔离,就是对疫情最好的防控手段。 

在这个特殊时刻,打赢每一天的“蔬菜保卫战”,不止是一桩生意,更关系家国命运。 

运出去成了大问题

村头所有的路几乎都被堵的严严实实。

王树林在杭州郊区承包的400亩花菜春节期间正是成熟期,但因为疫情,村里堵路,往年这个时间停满地头的大货车,如今全不见了踪影。 

这几天,王树林每天都要去花菜地瞅几眼,但越看心里越不是滋味,大把的花菜正在地里烂掉,他心急如焚。为了减少损失,他想了很多办法,但问题总是回到:几乎所有的路都被堵死。

花菜所在的基地只有两个大门口,东门跟西门都被封上,进不来车,王树林想着绕小路自己运出去,但后来发现车辆完全通不过;找儿子在网上各种发帖子,有人打来电话,但考虑疫情,后来还是放弃了。 

最后他多方求情,联系到联华超市,终于在前几天自己开车给联华运了几车,但量少的可怜。往年,联华超市是王树林花菜的重要客户,但今年大家蜂拥到线上买菜,商超的需求量也不如往年强烈。他给36氪算了一笔账:自己这几天运出去最多2万斤,花菜一亩地的产量是5000斤——折合运出去4亩地的产量,而他承包了400亩地,“连点零头都不到”。

雇不到工人也让王树林发愁。往年收获季,王树林都要雇上100多号工人收割花菜,每人每天给180-200元,今年开到350,管午饭,都雇不到人。“稍微年纪大一点的,他们想干活,家里人都不让出来。”

每日优鲜生鲜采购负责人肖云贵也表示,他在初二、初三那几天接到了很多供应商的电话,“都是问能不能捐出去,只要拉出去就行。” 

按照王树林的预估,以100万成本算,自己这400亩地少说得亏损6,70万。像王树林这样大面积承包花菜的农民,在当地还有很多,“大部分都是几百亩甚至上千亩”。

“卖菜难”在这个春节成了菜农们的头等难题。

封村封路,只是这场“蔬菜保卫战”的第一道关卡。更大的挑战在于,过去农产品靠中间商转运批发,到最终零售售出的链路都被打乱。 

能从村头直供联华超市这样终端的菜农毕竟是绝对少数,大量农产品还是要靠中间批发商们收运,但他们也遇到了很大挑战。

农历新年前的半个月,通常是颜建全最忙碌的一段日子。他在海南海口经营一家农超对接企业,把几万亩基地里的瓜果蔬菜采购上来,配往全国的中小型连锁超市。1月11日,他发了条朋友圈为员工和合作伙伴打气,”商超朋友们备好货就这几天了!20号收工,年初四上班。“照片里,农民们戴着阳帽、穿着短袖装箱,几十颗哈密瓜被排成一个巨大的“2020”。 

本是个怀揣希望的开年。 

但颜建全没想到,这轮收工后,要恢复正常生产已经遥遥无期。海南冬季是种植和采摘旺季,单是辣椒就有十几个品种,大批劳动力从云贵川周边几省涌来。“一对夫妇干个十来亩地就不得了了,”颜建全说。这意味着,春节前,海南几十万亩农田的劳动力总量就接近10万人。

而现在,他们中一半被困在海南省外的老家动弹不得。剩下的本地农民戴着口罩劳作,采摘变慢了,田间管理变粗糙了。

绿叶菜保卫战 | 深氪.战疫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但这并不是最大的问题。为此,很多乡镇都组织周边和本地人都参与到了这次“保卫蔬菜”的战役中。以浙江平湖市为例,当地村干部就动员了周边工人、菜农和老百姓一起来运菜,基本都是60、70岁以上的剩余劳动力。“这些老年人干劲很足,尤其是初二到初五特别缺菜的那几天,大家斗志都很高。每天6点就起,中午也不休息,做事效率并不比年轻人差。”浙江平湖市农业农村局一名负责人对36氪表示。 

但糟糕的是,由于货拉不出去,农产品行情还在下跌。颜建全说,有的辣椒品种从种苗、用肥到人工的成本在几毛钱左右,如今采购价也就是几毛,“大家积极性没了,都不太愿意多出力了”。

城里用户抢菜难,菜农批发卖蔬菜价格却不升反降,关键在于干线运输受阻。卡车司机们担心进入疫情严重的省份回来后被隔离14天,“半个月就过去了,拉不了菜,跑第二趟还得换人。”颜建全说。

如此一来,司机缺口大,运费水涨船高——从海南到北京,一斤蔬菜的运费从3毛蹿到7、8毛,这意味着一车五万斤的蔬菜运费一下子涨了两万多元。

华兴资本董事张慧告诉36氪,中国的蔬菜供给端过于分散,这个特性决定了,在疫情这类突发事件来临时,流通环节需要更长的反应时间。交通部门和以防疫为重的卫生部门各有管辖,协调成本高,无形中增加了工作量和等待时间。 

这就考验各地政府的反应能力。张慧说,武汉已经逐步成体系,“对于进入武汉的救灾物资,会在企业做好防疫动作、有备案的情况下发放通行证”。类似的“通行证”制度正在更多地方落地。浙江省就给一些专门运送蔬菜的司机发放了特别通行证,“两个小时就能办好,一车一证,”前述平湖市农村局负责人说。 

得知海南省交通厅下发新政策,颜建全也第一时间搞到了“应急物资及人员运输车辆通行证”,这个特别通行证针对疫情严重的湖北、湖南等省份,持证出海南的车辆可以免掉过海过路过桥等费用。 

之所以千方百计地供应湖北,是因为颜建全在那里还有武汉中百,荆州、襄阳好邻居等十多个重要的商超客户。“都是长期合作的关系,再贵也要配的,”他说,“这个时期我们能保费用就行了,没想过挣钱。”  

但在城市里,还有第三道关卡:居民们都宅在家自我隔离,很少出门吃饭购物。“由于企业没复工,餐饮也没营业,给线上平台做供应的基地和农户还好,如果只给线下商超和传统的批发市场供货,亏损可能会相当惨重。”前述平湖市农业农村局人士说。

怎么办?

他们在行动

坏消息到来时,反应迅速的公司们帮上了大忙。 

1月22日,国新办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通报了“武汉肺炎已经出现人传人和医务人员感染,并存在一定范围的社区传播”。

叮咚买菜CEO梁昌霖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这个消息。 

今年是叮咚买菜第三年实行“春节不打烊”,按照平日大数据的预测,叮咚保留了75%的一线员工留守岗位,并储备了相应的库存。但面对严峻的疫情,这样的预测显然不具备指导性,短时间内订单的大量涌入很可能挤爆叮咚的服务器,这是梁昌霖需要准备的。 

1月23日,武汉“封城”,形势陡然严峻起来。叮咚买菜召开紧急会议,梁昌霖动员没有离开上海的员工都留下来,并迅速成立了保安全、保供应、保配送三个“战斗小组”,当天就派出100多名采购人员,奔赴各个产地采购新鲜食材。“大年三十、初一,当大家都在过年的时候,我们的采购人员都在山东、江苏、云南、宁夏的田间地头。”梁昌霖说。

几乎在同一时刻,阿里本地生活饿了么生鲜的负责人胡大雷(班和),接到来自总裁王磊的问询和命令:保障武汉生鲜供应,我们能做点什么?

对于长期处在强竞争状态的饿了么,餐饮外卖是主战场,而生鲜买菜是边摸索边推进的长期战略。但长期战略“升级”为紧急项目,就在一夜之间。作为没有供应链的平台,它只能在撮合供给和需求上,把效率再提高一些。 

大年初一晚上,班和和他的团队商讨出一个“非常规”的方案:许多餐厅关门,做b2b供应链的公司库房囤着大量冻肉、速冻食品消化不掉,而市民无法出门,从抢米面粮油到抢蔬菜,需求激增,为什么不把两端对接起来?

初二一大早,他们就开始紧急联络社区便利店、水果店商家,和居委会、社区物业作为自提点,同时筹备产品、走合规法务流程、申请费率,三天时间搭起前中后台,初三晚就上线了这个十万火急的自提业务。按照互联网公司常规节奏,一个项目从产研调试到上线,可能需要一个月以上。 

绿叶菜保卫战 | 深氪.战疫

图片来源:盒马官方

但此时,只有行动力不够的,还需要排除万难。

源头采摘是第一大难题。“一开始疫情还没那么严重,大家还愿意配合。但后期白菜、萝卜这种需求量很大的蔬菜都没多少菜农愿意帮忙了。”叮咚买菜位于山东兰陵的供应商陈民告诉36氪。供应商们只好多付报酬,动员大家复工。而为了平衡供应商的损失,叮咚也相应减少了扣点。

突发情况时刻都在发生。“有次我们采购收着收着玉米,突然这个村子就封了,最后换了3、4个村子才收够。”每日优鲜生鲜采购负责人肖云贵说。

一些长途运输的蔬菜需要在产地预冷,但蔬菜供应大省云南的冷库70%以上都因为疫情关闭了。每日优鲜原本有云南4个冷库,如今只保住一个,这大大降低了产能。为了把仅剩的一个用到极致,他们支付了三倍于平时的报酬,让加工工人把亲戚朋友都动员了一遍。

运输则是比找到供应更大的难题。肖云贵告诉36氪,他们近期处理了各种复杂状况——封路了,绕着走,没车的,现找车。“因为村子封了,有时候甚至是人拉肩扛的方式,一袋一袋抗出来。”肖云贵说。 

到了城市大仓后,打包、分拣、配送又是另一个人力大项。

短缺激发了前所未有的“创新”。2与3日,盒马宣布与云海肴和青年餐厅达成用工合作,这两家因餐厅因暂停经营而闲置的员工,都可以进入盒马工作,由盒马支付报酬。 

盒马全国经营管理总经理胡秋根透露,这次跨界合作响应的最快是北京,“盒马北京当天就与云海肴达成了一致,第二天员工到盒马面试。”这个范本出现后,盒马公开对接人马春茂的电话瞬间被打爆。

随后,57度湘、茶颜悦色、蜀大侠、望湘园等在内的餐饮企业纷纷与盒马达成合作,共计支援盒马500多名员工。之前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也通过媒体表示,“将有1000多名上海员工支援盒马工作,站上他们临时的工作岗位。”每日优鲜也快速跟进这个办法,和西贝、眉州东坡展开合作。 

胡大雷(班和)也陷入了两难。饿了么在武汉原本没有物流岗位,只能从兄弟业务盒马协调一位同事,前往供应商的仓库支援自提项目。“这跟别人的业绩又没关,还要在那个紧张环境里,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帮忙”,究竟要不要这样做,胡大雷(班和)动摇了。

没想到的是,那位盒马同事义无反顾接受了他们的求助,第二天“准时出现在库房”。这

本文由 武汉快讯 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wuhanews.cn/a/6159.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