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司自救往事:弃用大飞机空乘降薪50%,熬过年关后赚3亿
武汉金融 2020-02-08 10:32:51

 

航空公司的好日子一夜之间就结束了。

 

2月6日,国家民航局运输时司长于彪在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公布春节期间民航运营数据。受新型冠状病毒病毒影响,春节假期7天时间里民航旅客运输量仅651万人次,只有去年同期约一半,平均客座率51.7%。

 

根据飞常准方面提供的数据显示,2月7日,国内计划航班1.95万架次,预计执行7672万次架次,航班取消数量超近1.2万架次。天骄航空、大新华航空、福州航空目前处于无航班执行状态。

 

这让人不禁想起17年前的非典时期。相关报道显示,至2003年非典疫情解除时,全年行业亏损28亿元,五分之一的飞机停场,南方航空甚至将七架波音777客机直接封存,改用波音737、空客A320等中型客机直飞。

 

非典造就航空业史上第三大巨亏

 

总体而言,2003年的非典疫情是中国民航业有史以来的第三大亏损,比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时造成的亏损少了约1000万元,距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300亿元的巨亏也有很大距离。

 

早在2003年6月25日,中国民航总局局长杨元元在全国民航局长总经理电视电话会议上直言,“中国民航业全面亏损已成定局。”相关数据显示,民航客运量的降幅,已从2003年4月份的25.7%扩大至5月份的76.1%。

 

财报数据不会说谎。具体到各家航司而言,国航此时尚未上市,没有准确的财务数据披露。东航全年利润总额-4.1亿元,5月客运量只有80%左右。南航稍好,2003年全年亏损3.17亿元,但客运量的降幅已经达到了36.5%,客座率不足50%。5月份,客运量又下降了82.6%,客座率低至36.4%。

 

 

向来有“第四大航”之称的海南航空日子更难过。在过去的数年之间,先后控股海口美兰机场,收编长安航空,入股新华航空,兼并山西航空,就连深圳航空也险些被海航收入囊中,俨然是一只航空巨兽。

 

可即便如此,在非典这只黑天鹅的影响下,2003年海航巨亏14.74亿元。海航旗下上市公司海航控股在当年的财报中提到,海航的主要运营城市广州、深圳是早期重点疫区,北京、太原是后期重点疫区,对公司的旅游客源影响较大。

 

此外,2003年1季度,海航日平均航班量为288班,4月1日-20日,日均航班247班,到4月21日-6月30日,锐减到164班,最低时每天仅90班航班,直接造成4-6月,海航收入同比减少9.45亿元,降幅达79.4%。

 

在遥远的2003年,“三大航+海航”总体可占国内航空运输总量的近9成,整体运输量降幅接近50%,公众信心严重受损,海外航线岌岌可危的的大环境下,仍显得年关难过。

 

疫情之下的成本控制

 

面对巨额亏损,航司只有降低成本一条出路。东航在2003年财报中明确表示,2003年的飞机购买计划已被推迟,砍掉了这块大额开支。

 

此外,对于民航业来说,其他降低成本的手段也无非就是降薪和停飞两条路。

 

南航首先动刀。自2003年5月以来,南航实行“三三制”:三分之一的人继续飞,三分之一的人培训,三分之一的人休假。同时南航内部开始启动薪酬调整,高管、空乘和飞行员减薪力度接近50%,普通工作人员也减薪30%左右。

 

其他航企也开始自发效仿,国航也启用了轮班制,东航降薪幅度也在30%左右,海航则取消了部分高管的津贴。

 

此外就是封存飞机,美国曾经在9·11事件期间,将大量飞机封存在沙漠中,以减少损失。

 

通常来说,什么航线用什么飞机是综合了客运量、客户层次和航线距离的统筹考量。南航在宽体机上是最早吃螃蟹的国内航司。1995年,南航率先引进了4架波音777双发远程客机,并在1996年1月11日,完成了波音777的国内首航,将近10年的时间里波音777为南航的航线扩张立下汗马功劳。

 

可面对汹涌的疫情,率先停飞的也是波音777。2003年6月,南航方面人士对媒体透露,由于运力原因,现在的航线用波音737和空客A320更加适合,因而已将7架波音777客机封存。至于何时启用这批波音777,将视运力恢复做进一步的评估。

 

简而言之就是,现在飞机可以飞,但是没人坐,飞得越多,亏得越惨。

 

 

 

虽然其他航司在当年没有跟进南航的激进做法,但也不约而同的减少了航班数量,缩减运力。

 

综合目前新冠病毒的情况来看,各家航企的动作也与非典期间类似。2月6日,《南华早报》消息称,部分航司已开始给外籍飞行员申请没有固定期限的无薪假期。涉及到的航司有南航、东航、厦门航空、海南航空、天津航空和首都航空。

 

对上述航司而言,尽管2003年时亏损惨重,但从财务数据上看,在2003年的下半年,“休克疗法”已经让情况有所好转。

 

东方航空财务数据显示,2003年上半年,该公司的利润总额一度达到-13.32亿元,但在2003年末,亏损收窄到-4.1亿元。到2004年上半年,利润已经恢复至6.45亿元。

 

南方航空也同样如此,2003年上半年,在“休克疗法”的影响下,该公司的利润总额为-17.96亿元,年末时收窄到-3.61亿元。到2004年上半年,营收同比增长了60%,利润也恢复到5.41亿元,全年恢复到3.92亿元。

 

此后,经过了17年的发展,中国的航空市场已扩大了将近5倍,国内数十家航司运行着3800余架飞机,而非典期间这一数字大约是660架。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非典发生的三四月份,是航司的传统淡季,随着非典疫情的结束,暑运也随之开始。但是对于今年的航司来说,错失了春运,可能错失的将是全年唯一一次坐着数钱的机会。


本文由 武汉金融 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wuhanews.cn/a/6150.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