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抢菜大战”,生鲜电商将迎来新风口?
武汉热线 2020-02-07 10:42:33

凌晨时分,家住成都的仲月和男友,屏住呼吸,紧盯手机屏幕,将几大生鲜平台的界面来回切换,迅速点击“下单”和“付款”。直到仲月大叫一声“抢到了!”,才赢了这次“战斗”的胜利。

“最近一周,我们每天都得经历这样的抢菜大战。”仲月从没想到,十年前常常在凌晨偷偷用电脑“偷菜”的自己,如今会熬夜定闹钟,在各大生鲜平台真实地“抢菜”。

这一切,源于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肺炎。疫情期间,全国各地的人们变得谨慎,尽可能减少出门,避开人群。

于是,原本在2019年屡受打击的生鲜平台,似乎迎来新的生机——疫情之下,生鲜电商平台的需求量爆发,订单量不断激增。

然而,在突如其来的风口前,生鲜平台能否破解货源和配送难题,顺利转危为机,仍是问号。



需求量暴增,一“菜”难求



“每天叫醒我的不是闹钟,而是我对新鲜蔬菜的渴望。”谈起近日的抢菜经历,仲月自嘲道。她表示,之所以如此依赖生鲜平台,除了害怕出门易感染外,还因为家里口罩紧缺,“少出一次门就能节约一个口罩。”

事实上,从全国多地的消费者了解到,目前各地菜市场和超市的蔬菜供应大多充足,种类齐全。但在疫情的影响下,人们还是更青睐“线上买菜”。


公开数据显示,饿了么今年春节期间,北京外卖买菜订单量同比增长9倍,商超订单也同比增长超2倍;盒马过去一周广州、深圳、成都等地订货量达到平时的5-10倍;每日优鲜除夕至初四期间实收交易额较去年同期增长321%,预计春节七天总销量将突破4000万件;叮咚买菜大年三十订单量同比前月增长超300%……


然而,想吃上新鲜蔬菜,绝非易事。

我们使用了多家生鲜电商平台后发现,由于供难应求,不少平台如今都需要“提前一天预定”或者“定时秒杀”。一旦错过时机,蔬菜就一售而空。如果需要送货上门,则更是难上加难。

蔡州居住在北京,距离他最近一家超市,就在小区大门右侧,但在这特殊时期,他不愿冒险出门。“每一个平台的蔬菜供应都比平时紧张,尤其是绿叶菜,早上8点左右就基本没有了。”蔡州称,在他居住的区域,每日优鲜在1月26日还曾因为断货严重,短暂歇业。

蔡州的女友在上海也遭遇了买菜之苦:“以前早起是为了上班,现在是为了买菜。”

在她看来,除了蔬菜难抢,配送小哥也难抢,“因为配送也需要提前预约,常常好不容易抢到了菜,配送被约满了,只能到门店自提。”





一线城市尚且如此,二三线城市的处境则更加艰难。

不少二三线城市的采访对象表示,许多平台上的蔬菜一直断货,甚至关闭了当地的许多站点或暂停了送货上门服务。

“即便可以配送,超时问题也难解。”仲月称,虽然生鲜平台上会显示送达时间,但这段时间很难准时。有一次,仲月提前一天预定的订单,却在两天后才收到。

对此,平台客服给出的解释是,“受到疫情防控导致的物流不畅、人力紧缺等影响,部分站点可能因订单集中,导致配送延时。”

每日优鲜工作人员也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虽然华北区域共投入了1000多名骑手,但由于订单量繁多,很多配送人员回家过年,人力较缺乏。加上疫情期间比较特殊,好多小区不让进,则会出现一些延时情况。



生鲜平台紧急应对,商超借势“补位”



应对短期内爆增的需求,一时间成为各大生鲜电商平台共同的难题,而不同的平台也给出了不同应对方式。

从目前来看,与独立前置仓平台相比,具有自营实体店或实体零售商超支持,或是拥有农业供应基地等自建供应链的平台能够更快速地给出应对方案。

例如饿了么联合优鲜菜场、菜文基、菜公社、四季生鲜、菜老包等供应商,加大了近期的采购量;京东到家则与沃尔玛、永辉、步步高、永旺、绿地优选、七鲜超市、世纪联华等近40家连锁商超及16家社区生鲜连锁、菜市场达成合作,定时早晨7点到10点,保障水果、肉禽蛋奶、米面粮油等生鲜、民生类商品供给。

盒马鲜生西安叶菜供应基地的负责人表示,“我们是盒马的订单农业基地,所以必须按照合同原价供应,且优先向盒马供货。哪怕看别人家白菜价格翻几番,也不眼红,毕竟我们有稳定性。”

此外,紧急调配全国农业基地与批发市场的货源,进行多渠道的补货,也是不少生鲜平台的选择。

其中,每日优鲜紧急调配了内蒙古、云南、山东、北京周边等多个果蔬产地的货源,采购人员驻守产地协调生产和发货,平均每天向全国十余个城市供应300多吨蔬菜。

但不可忽视的是,当生鲜平台因供应能力较弱、运力不足等问题手忙脚乱之时,各地的商超App却已迅速“补位”。





在重庆生活了近三年的刘弘宇对永辉超市并不陌生,但此前并不知晓永辉买菜App,“平时要么去菜市场和超市,要么用几个比较大的生鲜App,一直没有想过要下载超市的App。”刘弘宇没想到,疫情期间,“永辉买菜”成为他常用的一个软件。

永辉生活-到家方面此前透露,永辉云创创始人张轩宁于正月初二即紧急开会,表示线上销售是重点工作,要全力保障供应。

此外,重百超市推出的“重百优选”、大润发超市的”大润发优鲜”和步步高超市的“小步到家”等商超到家平台也迅速加入赛道。

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1月,步步高超市销售收入同比增长43%,线上到家业务环比增长3倍。大年初五,“小步到家”在长沙西区27个小区首发,上线一个小时,就突破了1000单。

“我们这种二三线城市,大的生鲜平台很容易缺货,站点也没有一线城市多,这时候就发现了本地超市类App的重要性,最近基本上都是通过这类App来买菜。”一位长沙的消费者表示。

饿了么相关人士同样表示,在武汉、北京、上海、杭州等38个主要城市里,一共有近6万家生鲜与商超门店,提供线上买菜、线下配送到家的业务,涵盖蔬菜水果、肉禽水产等多个品类。、“非常时期供给难免出现波动,我们会尽全力保障消费者的需求。”



生鲜平台能否转危为机?



2019年,一度受到无数投资者关注的生鲜电商行业惨遭“洗牌”。

2019年10月,总部位于漳州的“迷你生鲜”发布声明,称因经营不善、长期亏损,已经暂停运营;11月,被誉为“生鲜电商黑马平台”的呆萝卜资金链断裂,1000多家店一夜之间关门;12月,中国生鲜电商鼻祖易果生鲜因拖欠1400多万债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数据则更为直观。中国农业生鲜电商发展论坛公布的数据显示,在全国4000多家生鲜电商中,只有1%盈利,4%持平,88%亏损,剩下的7%是巨额亏损。在资本的较量中,生鲜电商平台大多都已落败退场。

但近期暴涨的线上买菜需求,或将生鲜电商再一次推向风口。

17年前的非典疫情,为远程教育培育了第一批消费者,也给淘宝这类B2C网站带来了生机。这一次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又能否为生鲜电商平台的客群培养提供机会?

“疫情期间,用户和需求量的激增的确会给不少生鲜平台带来转机,但与其说是风口,不如说是分水岭。”一家生鲜平台的内部人士称 ,疫情期间暴露出的问题,实际上也正是很多生鲜平台此前被市场淘汰的原因,无论是供应链问题,还是运力问题,都是目前生鲜平台的“老大难”问题。能解决这些问题,就是机遇,解决不了,就是过不去的坎。

此外,疫情之后,线上买菜将不再是“最佳”或“唯一”选择,用户数量与需求量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回落。届时,生鲜电商平台到底能留住多少用户,仍是问号。


本文由 武汉热线 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wuhanews.cn/a/6140.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