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不理告别包子铺:卖速冻包子年营收1.3亿,上市后布局咖啡护肤品
武汉热线 2020-01-31 10:43:48

2000年春晚,冯巩搭档郭冬临,表演相声《旧曲新歌》,让全国人民知道了天津快板和狗不理包子。经典段落有:“这狗不理包子,它究竟好在哪呢,它薄皮大馅十八个褶,就像一朵花”以及“竹板这么一打,雪片大如花,我仔细一看天上下的是狗不理包子”。


 

但如今,中华老字号“狗不理”作为包子铺,被指价格高、口味差、服务冷漠,频频关店。转靠卖速冻包子,年营收1.3亿,挂牌新三板。还尝试布局咖啡连锁店,及面膜眼罩。

 

成名之路

 

和许多老字号一样,狗不理有逾百年历史,以及与乾隆慈禧有关的传奇故事。

 

据传,首家包子铺创于清光绪末年,创始人名叫狗子,个性木讷,对客人不理不睬,但技艺高超,包子大受欢迎。另有一版本,创始人名叫狗子,品行不端,不但人不理他,狗也不理他,但技艺高超,包子大受欢迎。

 

一家来自天津的包子铺,何以名扬全国?

 

民间传言,狗不理走出天津,名震四方,源于袁世凯在天津编练新军时,将狗不理作为贡品进献,慈禧太后十分喜欢。中国第一条现代化铁路,京张铁路,即为能让太后吃上新鲜出炉的包子铺设。


 

这一说法显然经不起推敲。而据《四川烹饪杂志》记载,狗不理包子真正走红,是在20世纪50年代初期,国家提出“公私合营”概念。当时社会风气提倡节俭,相比各派系的宴席大菜,大众化小吃更受欢迎。因此,天津市国有饮食公司大力发掘天津民间小吃。


 

在街市一众摊贩中,有人推荐“狗不理包子”。此后,这家一度停业的包子铺,不仅被确认为“天津名吃”“老字号”,身价倍增。还加入国营背景,获得地租、宣传等多方面优势。

 

以地租为例,餐饮行业普遍面临“四高一低”:高地租、高工资、高能耗、高原料、低利润率。且地租及员工工资逐年上涨。

 

狗不理却无此顾虑,拥有多块土地的自有产权。

 

据狗不理集团名下上市公司2018年年报,公司使用的房产登记于狗不理集团名下,可长期独占性无偿使用。2015年试水咖啡时,开设于东直门簋街的高乐雅咖啡直营店,房产是狗不理集团自有产权。


 

这一优势在同为老字号的全聚德身上,体现得更为明显。文章《全聚德式的老字号永远不会倒闭》提到,北京全聚德三家客流量最大的门店,皆为全聚德自有产权,价值可达数十上百亿元,远超集团营业总额。


 

 


 

进入1980年代,小有名气的狗不理开始特许连锁经营,同时扩建并增加雅间,由包子铺改为规格较高的酒楼,跻身高端餐饮。之后完成商标注册,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1992年,天津狗不理包子饮食(集团)公司正式组建。


 

但在2004年,由于负债率高于70%,集团公司国有产权在天津产权交易中心,挂牌转让。起拍价约1500万元。

 

2005年,经过153轮的激烈竞价,天津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以1.06亿元价格,拍下天津狗不理包子饮食(集团)公司国有产权,及其对子公司所持股权,入主狗不理。成交价高出起拍价9080万元。

 

据天眼查,改制后的狗不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法人张彦森持股60.99%,为大股东。由其实控的天津市润祥森商贸有限公司持股22.62%。剩余两名股东,分别为张彦森的妻子和兄弟。也就是说,狗不理已成家族企业。

 


 

2006年,曾幸运搭上历史进程东风的狗不理,又迎政策红利。


 

当年,商务部启动“振兴老字号工程”,措施包括鼓励制作老字号电视专题片;在政府部门组织的宣传交流活动中,尽可能安排老字号内容,优先采购老字号产品;鼓励各级财政资金、各类金融机构支持老字号发展等。

 

响应商务部号召,狗不理的发源地天津,为老字号安排1.5亿元资金扶持,于2018年、2019年、2020年分三批下拨。


 

不再是包子铺


 

狗不理从天津闹市一家包子铺起家,但在此后发展中,离公众心中平民化“包子铺”的形象越来越远。


 

转型高端路线后,据大众点评数据,天津市狗不理人均消费百元上下,包子一笼售价50元上下。多数消费者认为,这样的售价过高。得不到消费者认可,狗不理实体门店频频关门。十年间,仅北京地区狗不理集团旗下酒店、餐馆已减少十余家。据北京商报援引狗不理方面透露,餐饮业务早在2012年,就开始走下坡路。


 

实体门店遇冷,狗不理希望成为“速冻包子行业的龙头企业”。


 

2015年,集团名下天津狗不理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在新三板上市。


 

2018年年报中,狗不理将自己定位为速冻食品行业的生产商和销售商。主营速冻包子、传统中式面食礼盒、酱卤肉制品等。通过商超、电商平台、食品专卖店等渠道销售。

 

背靠“狗不理”这块金字招牌,公司2018年实现营收1.3亿元,同比增长19.73%。实现净利润2068万,较上年同期,增加248万元。其中速冻包子营收占比近半,为46%。


 

虽然公司坦言,相比思念、三全等全国性大范围销售企业,2018年,公司销售额及经营成果的70%左右,来自天津地区。对其他区域市场的开发未见显著成效,2018年外埠收入,仅为3511万。但起码保证略有盈余。


 

除了靠卖速冻包子上市,狗不理还积极布局其他业态。


 

2015年,狗不理以3000万元价格,获得澳大利亚咖啡连锁品牌高乐雅的中国特许经营权。狗不理集团董事长张彦森称,经营咖啡是企业多元化发展的需要,希望用获得的利润,反哺"老字号"发展。并表示:“预计2020年,开店200家。”


 

而此前,狗不理曾放言,将收购一家美国连锁咖啡企业,借此“走出去”,打入国际市场。

 

此外,狗不理尝试布局大健康产业。2019年,狗不理并购澳大利亚益生菌企业,未来将在益生菌领域,进行新技术研发,服务传统食品及健康领域。董事长张彦森说,项目一期于2019年5月投产,2019年可实现35吨高浓度高活性益生菌菌株的生产,年产值达5亿元人民币。


 

同年,狗不理在在上海举办的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展出面膜、眼罩等护肤品。产品隶属集团旗下国际公司“GBI”,即“Go Believe International”。


本文由 武汉热线 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wuhanews.cn/a/6061.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