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管控下公务员上阵做口罩 口罩生产时间只需0.5秒/只
武汉热线 2020-01-30 13:34:37

口罩生产时间只需0.5秒/只,为何却全国缺货?政府统一管控下公务员上阵做口罩


疫情爆发突然,除了湖北全省各大医院都在寻求口罩、防护服等防护物资,广东、浙江、河南、山东、昆明等多地区医院也发出过口罩、防护服等防护物资库存告急的求助,而“买不到口罩!”一时间也成了全国人民的苦恼。

“全国口罩厂家至少3万以上,在常态下市场供应充足,但现在疫情突发而且正赶上春节,天灾人祸,不仅是各地医院,全国人民都在找口罩,工厂没有足够工人加上原材料短缺,是造成近期口罩等防护物料短缺却供应不上的主要原因。”1月29日,国家劳动保护用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武汉)主任刘宏斌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工信部一早就意识到了这些问题,所以早在1月23日工信部部长苗圩就亲赴天津调研,其中去的天津泰达洁净就是口罩原材料供应企业。

而中钢集团武汉安全环保研究院有限公司蒋卓辉,也是生普力牌口罩业务负责人,则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现在工厂里每天生产的口罩都由政府统一调配,政府也在尽最大能力帮助工厂增加人手,还派了一些公务员来跟工人一起加班加点。

1月29日,中信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采访时称, “现在国家已经建立了防控物资临时储备制度,对重点生产企业的物资直接调配努力做到全国一盘棋,尤其是确保武汉和湖北其他地区防疫一线地区的供应。随着近期口罩产能的逐步恢复,这种紧张局面估计会渐渐缓解。”

政府早在1月20日已出手管控口罩生产

“有没有跟团的,韩国口罩预定,工厂直邮?”记者的一微信群有一群友发出一条消息,很快群里各路人马纷纷成箱下单,群友很快表示团购截止。

参与团购的李女士其实并不知道这笔团单能否成真,因为李女士从线上已经下单了十几笔,但至今没有收到一只口罩。1月26日,李女士刚从老家回到北京,这两天跑遍了附近的九家药店也没买到口罩。无奈之下只好从京东、淘宝、微商各种渠道分别下单了十来笔口罩订单,那些商家纷纷承诺大约能在2月4号发货,但是在1月29日晚上,好几个商家通知需要退货。“好像全国人民都在找口罩,不知道生产的口罩都到哪去了?”李女士对记者表示疑问。

疫情爆发伊始,中央政府在预防出现口罩等物质短缺方面就早有动作。1月20日,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以下简称中产协)曾对全国生产日常防护型口罩、医用防护口罩、医用外科防护口罩、医用一次性防护服的相关骨干企业产能及库存进行摸底调查,并协助中信部和骨干企业、仙桃产业集群组织生产调度,以确保相关产品可满足当前防疫及市场需求,以及质量保障和价格管控。

1月23日上午,工信部副部长王江平在北京组织疫情防控物质供需对接会议,京东、阿里、多点等电商和产业用纺织品、洗涤用品、医药企业管理等代表参加。当日下午,工信部部长苗圩更是亲赴天津泰达洁净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达洁净)、天津施特雷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调研,了解口罩生产原料、消杀用品等疫情防控物资保障情况。

泰达洁净是一家在国内市场占有率名列前茅的专业口罩滤芯研发生产企业,主营业务是滤材的生产和供应。该企业的原材料供应对口罩生产至关重要。

“此前的常态生产能力下,国内的口罩企业过的并不滋润,甚至严重过剩。这些年口罩企业经历了很多波折,2003年非典之前口罩厂家并不多,非典期间以及之后出现了一轮井喷,后来北京雾霾又冒出来一些企业,现在雾霾没有那么严重,又有一些口罩企业被淘汰了,这个行业也是以市场为导向的,但即使如此,中国口罩产量仍占据全球的50%,口罩企业主要布局在长三角、珠三角、湖北仙桃和安徽桐城,全国至少有3万家口罩企业,知名口罩企业20多家,而湖北仙桃有3000来家口罩企业,是个产业集群,不过仙桃口罩企业95%以上是出口的,家庭式的小作坊生产,一家一厂。”刘宏斌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目前口罩短缺不是生产能力不够的问题,主要是疫情爆发的太突然,疫情被公众知晓是在钟南山的讲话之后,真正“井喷”则是在武汉封城之后,就在 1月23号之后的这两天,全国的口罩厂,连积压产品都卖光了。

刘宏斌称,疫情暴露的是武汉的问题,牵涉的却是全国的问题,口罩主产地的珠三角和长三角两个区域,广东和浙江疫情也都很严峻,随着全国疫情数字不断暴涨,加上全国人民都在抢购口罩,各地医院尤其重灾区武汉医院的口罩等防护物资的紧缺也就愈加严重了。

工人和原材料缺乏,公务员上阵做口罩

既然工信部一直在全国范围内努力调度口罩等防护物质的生产和供应,为什么距离武汉封城后口罩紧缺已经一周,全国口罩供应依然紧张?

刘宏斌告诉记者,中国口罩早已经实现流水线生产,智能化程度相当高,生产口罩的速度非常之快,而且也不是劳动密集型企业。此前浙江建德朝美日化总经理林焰峰曾也告诉媒体,按照正常情况下,一般一台机器每秒就可生产出2至3只口罩,通常每分钟的生产数量在上百只,多条生产线可以用子弹出膛的速度生产。

“但现实的情况却是,目前武汉封城,湖北各地尤其乡下封城封路更严重,国内多地也有在封路,外地打工的即使愿意回工厂也回不来,口罩厂都是老板和自己的亲戚朋友亲自在做,工人严重紧缺,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口罩的生产能力。”刘宏斌说。

生普力牌口罩业务负责人蒋卓辉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近期工厂员工都在加班加点赶制口罩,由于春节,现员工到岗80%左右,每天从早上7点多开始工作,一直加班到晚上12点多。

受疫情影响,全国具有生产资质的口罩生产商都积极响应,配合疫情需要,加班加点生产。蒋卓辉的工厂也不例外,他负责的生普力口罩由福建某企业代工生产,每天可以生产口罩2-3万个。蒋卓辉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就目前来说,现在工厂里每天生产的口罩都由政府统一调配,政府工作人员除了来现场指挥工作,还指派了国家机构的公务人员来到一线,和工厂工人一起加班加点生产口罩。一边是现有员工加班加点,另一边工厂还在不断对外招募员工,但实际情况并不理想。蒋卓辉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厂里还在继续招募生产工人,但是招募情况不是很好,大家都回家过年了,再加上现在疫情比较严重,出门的人很少,出来上班的人更少了。原本计划采访工厂一线负责人也因抽不出时间来而取消。蒋卓辉表示,目前工厂负责人已经忙到不可开交,很难抽出时间来接电话包括接受采访。

生产口罩2.jpg

政府指派国家机构公务人员来到一线,和工人一起赶制口罩 黄琼摄

而另外一个制肘口罩生产的问题则是原材料的问题。“原材料进不来,就会影响工厂组织生产。大部分口罩生产企业都不会也没有能力储备很多原材料。”刘宏斌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政府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工信部部长苗圩一早就亲自去了泰达洁净,那是国内知名的口罩原材料供应企业。

泰达洁净则表示,从1月21日,泰达洁净全员取消休假计划,集中所有力量保障生产,仅1月21、22、23日三天,泰达洁净的接单量就高达450吨,相当于平时两个月的订单总量。据介绍,目前泰达洁净4条口罩滤材生产线全面提高产能,24小时不间断生产,产能达到10吨/天,可供下游口罩厂商生产700万-800万只口罩。

尽管如此,市面上的口罩企业仍然滤材紧缺。1月27日,就有数家口罩生产企业通过浙江本地媒体平台寻求原材料供应商。也有口罩厂家指出,其实河南、河北、山东、江苏、浙江等地都有不少无纺布生产企业,但疫情爆发突然,各方都准备不足,即使个别无纺布企业有存货,物流因素又导致拉不过来。

运输难题:曾被30多位驾驶员拒绝的30吨消毒液

除了整个在封锁中的湖北,全国其他地区口罩等防护物资本身以及原材料都很紧缺,运力也存在不足的问题,尽管政府专门开出绿色通道,但是在铁路调整部分线路、一些省际交通停运等情况下,每一批物资穿越千山万水运达目的地,都是历经磨难的。

记者留意到有一批企业和物流公司一起运往武汉的30吨消毒液,志愿者王师傅从安徽滁州出发,历经10余个小时、600公里,终于送达武汉。据记者了解到,仅为运输这批消毒液寻找驾驶员就找过30多个才最终找到了志愿者王师傅。

运输问题也是社会爱心人士和爱心企业试图为湖北捐赠防护物质而难以尽快送达的最大障碍,其中也有大量的国际采购物资。

据中国日报报道,美留学生们利用身边医药资源,成立了“百万口罩小组”,在全世界范围内采购口罩、防护服等防护物资,准备捐往武汉,以行动支持医护人员。目前,这个活动已筹集到340万套防护服,联系到国内企业,谈好包机途径,准备发往国内。活动的主办者确认,这批防护服市场价值大概在3.15亿人民币。

不过对于目前口罩的输送情况,蒋卓辉表示,口罩厂家目前只负责生产口罩,口罩的运输和调配,具体的是供给当地或者支援其他地区都由政府统一安排。

多重制肘下,由政府统一调配后的防护物质,根据疫情防控的需要,优先支援湖北医院,因此,其他线上线下药店口罩供应也显得相对紧张。

1月29日,中信部也表示,对于一些紧缺急用防疫物资的运输,目前铁路、航空、公路等方面都给予了大力支持,国家和地方都有协调机制。另外地方政府也建立了防疫捐赠物资通关专用窗口,开辟绿色通道,指定专人一对一全程予以通关指导,确保防疫物资顺利抵达。

“防护物质的紧缺有望得到一定缓解,因为除了政府统一调配了防护物质优先供应医护系统,各界爱心人士捐赠的防护物质也都在路途中陆续到达。”刘宏斌认为。


本文由 武汉热线 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wuhanews.cn/a/6050.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