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倒计时中国终于出手 张一鸣要如何背水一战

“ticktock,ticktock……”

英文单词的谐音里,时钟左右摇摆发出的倒计时,嘀嗒嘀嗒的响着。

如同字节跳动旗下TikTok现在的处境:焦灼、神经紧绷。

从川普连发两道禁令,到包括微软和沃尔玛、甲骨文等财大气粗的买家挥舞着支票排队敲门;从全球CEO辞职,到正式起诉美国政府,那根紧绷的弦从未松过。

此前,CBNC预测关于TikTok的收购最快在今天会有结果,现在看来,时效已过。据36氪报道,字节跳动CEO将重新考虑针对TikTok的方案。

换句话说,TikTok还在张一鸣手中,是选择主动出售,还是选择被动等待,变数依旧很大,张一鸣要如何背水一战?

Tiktok倒计时中国终于出手 张一鸣要如何背水一战

焦灼的26天

根据时间线,「电商在线」简单整理了这26天的最新动态。

8月6日

特朗普签署行政令,宣布在45天之后禁止任何受美国法律监管的人或企业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进行任何交易。

8月24日

TikTok正式起诉美国政府,表示“已经别无他法”。

8月27日

TikTok全球CEO凯文·梅耶尔宣布辞职。沃尔玛证实,正联合微软收购TikTok美国业务。

8月28日

媒体报道,字节跳动将出售TikTok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业务,交易金额可能在200亿-300亿美元之间。

8月28日

商务部、科技部调整发布《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增加“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

从禁令发布到灼热9月的第一天,26天过去,TikTok仍在张一鸣手中。但焦灼感围裹着相关的一切。

TikTok的美国员工面对着公司尚未有定局的飘荡,感觉被抛弃,或许今天还坐在办公室里,明天结果宣布后,自己就失业了。

美国用户发声“拯救TikTok”,失去了一个平台,也将失去平台里记录的回忆,而对粉丝量庞大的网红来说,找到一个相似的平台迁移作品尚且简单,但是粉丝呢?不同的环境和氛围下又将如何谋生?

Tiktok倒计时中国终于出手 张一鸣要如何背水一战

扎克伯格“山寨”了TikTok,结果用户不买账翻车了。但竞争对手都在跃跃欲试,网红开始大迁移,「电商在线」曾在《海外再无对手!这家中国短视频公司接棒TikTok》中报道,App Annie的数据显示,过去6个月中,Likee成为增速最快的同一个赛道选手。

更麻烦的还在于自身,估值从千亿美元一降再降,收购的传闻中,微软、沃尔玛纷纷入局,甲骨文也来蹭上一脚。

不同的竞价,不同的意图,只待在谈判桌上亮出最后的筹码。但收购之后,如果没有核心算法,这个软件的价值将怎么为己所用?而且这场收购竞争中,最大的价值所在——用户也大量流失。

国内舆论中,张一鸣的迅速妥协实在是“折了骨气”,中国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全球流行的大型应用软件的未来陷入了迷雾之中。

张一鸣和字节跳动面对着来自各方的声音和态度。嘈杂的声音和繁冗的信息在短时间内都大量涌来,将人堆叠在下面,密不透风、几近窒息。一向不太爱说话的张一鸣,在这个月也连发内部信,稳定军心。

字节跳动确认起诉特朗普政府,但是胜算高吗?并不。

在多方的报道中,字节跳动更多是在由此表明维权的态度和决心,向所有投资人和用户传递其维权的态度和信心,通过法律途径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更多的权益、更多的谈判筹码。

Tiktok倒计时中国终于出手 张一鸣要如何背水一战

张一鸣“别无选择”

为了让美国政府放心,妥善解决问题,TikTok已经穷尽一切手段,无论是设立公司还是配合调查。

TikTok在进入一个市场时,显得极其“乖巧”,从最开始就在预防这些可能的风险。

雇佣当地员工,招来当地的从业者组建技术团队,聘请当地身经百战的管理者为公司高层。甚至将服务器设在美国,备份放在新加坡,而且将其与中国的抖音隔离开,并不沿用大陆的审查标准。

TikTok在海外风靡,字节跳动的出海计划步步推进。公开资料显示,字节跳动已经在30个国家、180多个城市设有办公室,并拥有超过6万名员工。截至2019年底,其旗下产品全球月活跃用户数超过15亿,业务覆盖150个国家和地区、75个语种。

今年3月,字节跳动8周年,张一鸣表示:“我争取在未来三年走遍所有有办公室的地区,了解公司也学习当地文化。我们的目标不仅是建立全球化的业务,更是建立全球化的多元兼容的组织。通过更好的组织,激发每个人的潜能和创造力,服务全球用户。”

这会儿,正是踌躇满志,意气风发的时候。但没想到打击和困境来得如此之快、如此之猛。

6月底,印度封禁59款APP,TikTok正在其中。印度是TikTok第一大海外市场,下载量超过6.11亿次,有2亿月活用户。据分析,该禁令对字节跳动来说损失巨大,损失规模可能在60亿美元上下。

Tiktok倒计时中国终于出手 张一鸣要如何背水一战

当时的张一鸣可能会想,这大概是字节跳动能遇到的最大的打击了吧。事实证明,魔幻的2020往往超乎想象。

美国是TikTok仅次于印度的第二大海外市场,用户量高达1.65亿,而美国人口也才3.3亿,每2个美国人就有1个在用TikTok,60%都是16-24岁的年轻一代。

在宣布起诉美国政府的文案中,字节跳动表明自己“怀着真诚的态度,寻求跟美国政府沟通”,但是美国政府“罔顾事实”,“不遵循正当法律程序”,“甚至试图强行介入商业公司谈判”,不得已决定通过诉讼维权。言辞之中,是真诚沟通遇到了流氓式的回应,起诉也是无奈之举。

Tiktok倒计时中国终于出手 张一鸣要如何背水一战

8月27日,字节跳动确认TikTok全球CEO、字节跳动COO辞任,从今年6月1日入职到如今离任,只有短短不到3个月的时间。同日,张一鸣也回复:“我们正在迅速采取行动,寻找解决我们在全球面临的问题的办法,特别是在美国和印度。”

无论是宣布起诉还是CEO的离职,张一鸣和字节跳动都在表示正在迅速采取行动,寻求对话。

尽管如此小心,如此辉煌,当有一些不可控的变量存在时,风暴来得如此猛烈迅速,就连积极行动都显得无力且无奈。尤其当变量中出现国家层面的力量时,即使强大如字节跳动,也很难掌握主动权。

崇尚算法,试图掌控变量的张一鸣,也在这种变量过多、过激烈、过不可测中,逐渐失去对TikTok何去何从的控制。

Tiktok倒计时中国终于出手 张一鸣要如何背水一战

失去TikTok的影响

TikTok是字节跳动全球化战略中极为重要的一步,印度和美国是其中最大的市场。过去一年里,TikTok的下载量超过20亿,远超Facebook、Instagram、Youtube。

如今面临着来自美国的审查和收购,字节跳动将被迫脱离这部分业务。抖音失去了TikTok后,又将需要用多长时间、多高成本再次孵化出一个产品,能够复制TikTok的成功?

软银的创始人孙正义有一套著名的“时间理论”。互联网美国比日本先进,他就先在美国投资,等时机成熟后再带着美国的经验杀回日本,仿佛坐上时间机器回到几年前。

尽管中国仍是抖音最大的市场,但失去了互联网发达的美国市场,字节跳动的海外版图中无疑缺少了重要的一部分。

而且,美国公司接手了TikTok的美国业务,核心的算法是留是走还未可知,不过仅仅是TikTok被收购的当口,就已经有竞争对手借势而起。收购后,凭借着TikTok的影响力,和美国本身拥有的文化、话语霸权,及其他社交媒体形成的矩阵,字节想要重返这个赛场只会更加困难。

同时,短视频创作中的音乐、情绪可以跨越国家、语言和文化,因此才得以迅速传播并铺散开来,这一方面也被控制在美国手中,形成的壁垒将会更难被敲开。

Tiktok倒计时中国终于出手 张一鸣要如何背水一战

除此之外,美国审查和禁用在字节拓展更多海外市场时,势必会被拿出来参考、质疑。字节跳动如此谨慎、小心依然难顶国家层面的行政令,在印度和美国市场接连挫败。推至海外,面对新的环境和文化,无论是招聘员工、吸引用户,还是进行产品宣传、面对舆论,都将让本就困难的推广更加吃力。

8月28日,商务部、科技部调整发布《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此次更新的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中,增加了“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

市场人士很快就联想到TikTok转让一事。

今天下午的消息称,字节跳动CEO将重新考虑针对TikTok的方案。

钟摆仍在晃动,“ticktock,ticktock……”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uhanews.cn/a/1402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